章節目錄 第八百六十章 傅深那邊的情況,不能拖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ifkwip.icu

    可容一并不畏懼,反倒是直視著他們說:

    “你們換位想想,如果有人逼著你們把最愛的男人讓出去,逼著你們自殺,你們會怎么做?

    梵小歌是你們孫女,我就不是了嗎?

    也對,我從生下來,你們都不知道我的存在,我天天在小鄉村里過著貧窮拮據、吃了上頓沒下頓的日子,你們也并未給過我一絲關懷。

    那我我為什么要在知道你們的存在后,就百忙之中抽空前來看你們呢?

    更何況,之前我有想過回來,但就是心知你們溺愛梵小歌,梵小歌又恰巧喜歡我的男人,我回來找罵的么?還是聽你們說服我,讓我把我自己的男人讓給梵小歌?”

    “你!你簡直是個不肖女!竟然還敢說這些話!”老爺子氣得拄拐杖的手都在顫抖。

    梵星云上前去拉容一:“一一,別說了,你需要冷靜冷靜。”

    “我來之前有想過冷靜,甚至有想過為了求得你們幫忙,而低聲下氣。

    但是聽到你們口口聲聲為梵小歌說話后,我覺得我忍不了,她落到今天,除了意外突如其來,其他的都是自找的!

    如果你們還護著她,即使她病好了醒來,她的一生也會毀。

    很顯然,你們不這么認為,而我們的觀念都不在同一個層次,就沒必要勉強的妥協。

    與其這般,不如把話挑開了說,直接當做是一場交易。你們可以提出任何要求,任何條件,直接開門見山的比較好。”

    容一一口氣,將心里所想的全說了出來。

    老奶奶氣得臉色都翻紅了,憤怒的道:

    “你害得小歌成為植物人,你還有理了?你以為我們梵家有什么需要你幫忙的地方嗎?

    交易?你這種人也不配和我們做交易!既然你認識不到你自己的錯誤,就滾吧!

    來人,送客!”

    老奶奶直接下達了冷硬的命令。

    有管家上來,朝著容一做出請的手勢。

    “爺爺,奶奶,你們能不能……”梵星辰上前準備說情。

    老爺子憤怒的罵:“誰也不準多說!立即將她趕出去!幫她說話的,一律跟著滾出去!”

    說完,他站起身,拄著拐杖就走。

    走了兩步,又倒回來,拉著老奶奶的手一起走。

    老奶奶跟上他的腳步,一起上了樓。

    到了樓梯口時,老奶奶又回頭對管家罵:

    “還愣著干什么!快把她趕出去!哎喲,我腰疼,先過來給我按摩按摩!”

    “是!”管家瞪了容一兩眼,也顧不得趕了,快速去追老夫人,扶著她和老爺子上了樓。

    大廳里,只剩下六人。

    容一說:“我還是走吧,去想想別的辦法。”

    “容一,你傻么!你看不出來么,他們不是真的想趕你走。”梵星耀道。

    梵星鋒也說:“對啊,如果真的趕你走,早就讓人把你轟出去了,可卻叫走吳伯,明顯就是裝裝樣子的。”

    容一:咳咳,還有這種操作么?

    她蹙眉,“可是她們那么生氣,我留下來也沒什么用,而且即使他們不趕我走,也是想給我機會,讓我意識到自己的錯誤,再道歉認錯,想多給我些時間而已。”

    樓上轉角處,老爺子和老奶奶偷偷的聽,不禁相視一看。

    這小丫頭,未免太聰明了吧!

    樓下,梵星云說:“既然你看出來,你就跟他們服個軟就行。”

    “服軟?承認自己錯了么?錯在哪兒呢?

    應該學習孔融讓梨,把自己的男人讓給梵小歌?還是在梵小歌逼著我跳河自殺的時候,不掙扎不反抗,自己乖乖的跳下去?”

    容一反問后,說:“雖然為了救傅深,我什么事都做得出來,可我認為,該有的底線還是得有。

    爺爺奶奶讓我做什么其他的事,都可以,甚至讓我為沒預估到石洞坍塌、沒保護好被脫了機械臂的梵小歌,我都可以認,但之前我所說的,不可以。”

    “你啊,也是犟,這可怎么辦?”梵星鋒攤了攤手,看向大哥。

    梵星辰沉思一會兒后,才說:

    “今天一一也很累了,先去休息一會兒吧,明天咱們再商量。”

    “我覺得我應該出去找個酒店先住下。”容一道。

    “不行,你一個人太危險了。而且這里太偏僻,方圓十里都沒有酒店,出去還打不到車。”梵星耀提醒。

    容一才想起,回來時的確車子開了很遠很遠,才到達這里。

    現在出去,不止找不到住的,還隨時有可能遇到那個神秘人。

    她暫時還沒有決定好,要不要去見神秘人。

    于是,她只好應下。

    梵星辰等人立即帶著她往一間房走。

    推開門,便是粉紅色的房間,連燈都是粉粉的。

    房間里,還擺設著公主床,配上粉紅色的紗幔,少女心十足。

    容一愣了愣:“這……”

    “這是我們知道你要回來,特地為你準備的,你看看有什么不喜歡的么?盡可告訴我們。”梵星云聲音溫潤。

    容一原本還很生氣爺爺奶奶,此刻卻感覺被治愈的。

    她來時就發現,梵家的人都喜歡簡單的裝修,就連大廳,都只擺放了簡單的實木沙發,以及簡約款的茶幾。

    對比起來,這房間完全是豪華級別的。

    見她沒有說話,梵星鋒又說:

    “對了,這里還有給你準備的衣服鞋子等換洗用品。因為不知道你喜歡什么風格,所以各種風格都給你買了些。”

    她邊說邊走上前,打開宮廷風的衣柜門。

    容一看去,就見足有四米長的晾衣桿上,掛滿了各種各樣的衣服。

    有羽絨服,有毛衣,有羊毛衣,也有居家的睡衣,顏色有紅有黑,風格有可愛有時尚。

    而且,每一件都是名牌,高定!

    她說要過來,不也就兩三天時間而已,他們卻準備的這么齊全。

    她感動的看向幾人,“謝謝你們,你們對我真好。”

    “我們是你哥,這是應該的,你累了一天,早點休息。”梵星云叮囑。

    幾人陸續離開。

    到了門口時,梵星辰又對她說:

    “一一,其實你可以考慮下,服個軟,畢竟,只是幾句話的事情。傅深那邊的情況,不能拖。”

    說完,他關上門,給她獨立思考的時間。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赢现金可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