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八百二十八章 賈家花果山十三太保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ifkwip.icu

    澎湃的真氣洶涌而出。

    讓李麟臉色凝重,不敢小覷。

    真氣外放,和他同一水平的三品武者。

    練氣武者,五四三品的劃分依據簡單,不像煉神那樣模棱兩可。

    體內生成真氣流轉便是五品,四品則是可以做到真氣護體,三品真氣外放,就是如今林黛玉的境界。

    氣勁狂暴并不分散,反而隱約凝成一個巨大的拳頭。

    和林黛玉個小巧玲瓏的拳頭形成強烈反差。

    李麟不敢怠慢,雙手在身劃圓,使出家傳絕學,無量神功中的“大海無量”。

    氣勁在身前流轉,如大海中的漩渦,要將襲來的拳勁吞沒。

    兩者對撞,狂風大作,吹得房間內的眾人一陣搖晃,不少家具裝飾東倒西歪。

    收拳、收掌。

    兩人分立不動,林黛玉說道:“這次先給你一個小的教訓,留著你,以后小惜春親自找你討回當日之事。”

    說罷,一甩身后黑色披風,牽著賈惜春離開。

    眾人欲追,卻見李麟站在原地,也不說話,心里覺得有些不妙。

    直到林黛玉兩人徹底消失,李麟臉上才涌起潮紅,將一口淤血吐出,擦著嘴角坐到旁邊的椅子上:“賈家花果山太保,果然名不虛傳。”

    “賈家花果山我倒聽過。”

    “可這太保又是?”

    幾個人一臉懵逼看向李麟,還有幾個似乎若有所思,想到了什么。

    李麟擺擺手,看向外面的天空。

    皇城,不,大乾的世家格局,恐怕真的要變了。

    賈家花果山,作為世家子,大家自然清楚,這是一個比較丟人的笑談。

    事情是這樣的,賈家武道重新出了一個人才,賈蓉繼承國公之位后,開元帝將賈家女賈元春封為貴妃。

    并且定下了省親之日,同時開內庫撥款賈家,用以相關之事。

    可謂皇恩浩蕩。

    在外界看來,賈家還不趕快添上錢財,造一座美輪美奐的大園子做省親之用?

    賈家也的確開始動工,寧國府、榮國府本就是“隔壁”,都有園子,特別是寧國府的園子,比榮國府還要好。

    如今有元妃省親,自然要將兩者聯通,乃至擴建,真正造出一個“行宮”來。

    這便是原著中的造大觀園、元妃省親的大事。

    整個賈家,包括賈母都有些激動,賈寶玉還親自動手,設計了各種院子,給他還有一群姐姐妹妹居住。

    他跟在賈母身邊三天打魚,兩天曬網,還有一天思念姐姐妹妹思念得頭疼。

    林黛玉她們卻是跟在孫悟空練武,已經三五日不見,如隔十秋。

    賈寶玉心中想著建好園子,大家快快樂樂地繼續生活。

    敖玉烈沒事也摻和了一腳,怎么說也是大觀園,造出來那真是一個理想國。

    第一日封爵,第兩日封妃,第三天定下省親之日,第七天便已經動工。

    皇族和賈家的熱情和效率都很高漲。

    動了兩天工,寧國府的管事爐子旁邊,一個賽亞人頭型的一米八晃悠過來,拍拍八卦爐:“顯圣真君,商量個事情唄。”

    “有屁就放。”楊戩對孫悟空說道。

    孫悟空也不惱,嘿嘿笑道:“聽說你們要造個大園子?”

    “嗯,怎么,你要分個院子?”楊戩問道。

    敖玉烈已經找過他,表示一定要分個院子,楊戩答應了。

    “沒有。”孫悟空搖頭,“俺老孫是在想,造個園子多沒意思啊,要不我們造一座山吧?花果山。”

    “???”

    楊戩就知道,這猢猻找他準沒有好事。

    一開口“顯圣真君”,他就知道這猴子在想什么。

    “去找你師父,我只負責監督。”楊戩果斷把事情轉給唐洛。

    這家伙把賈家瑣事交給他后,自己當起了甩手掌柜,天天躺那里享受封建社會的奢靡生活。

    衣來伸手飯來張口,活成了一個廢人。

    “師父說了,一切由你全權定奪,怎么樣,是不是很感動?”孫悟空笑道。

    “……那就給你造個花果山。”

    楊戩一口答應下來,他難道還會在意這種事情?

    別說花果山,造個鳥巢,造個天庭,造個大雷音寺都行。

    于是,大觀園就這么變成了花果山。

    有孫悟空幫助,建筑效率高的跟帝國時代似的,羅馬不是一天建成的。

    可一個晚上,賈家就多出了一堆巨石。

    一個月后,“微型”花果山初步成型,整個皇城都知道,賈家為了元妃省親,擱那里搞了一座山。

    對,元妃省親,賈家搞了一座山出來!

    名曰:花果山!

    一時間,各種彈劾奏折跟個雪花似的亂飄,言官抓著狂噴。

    然后開元帝一句輕飄飄的“此乃賈家私事”給揭過了。是啊,也沒有人規定,省親就一定要造個大園子啊。

    反正,山就在那里了。

    事情平息,但此事也成了整個皇城的笑談。

    至于賈家太保。

    李麟臉色略顯古怪道:“太保之名是從南邊武林傳過來的,一群賈家女闖出了不小名聲。”

    其實李麟對此不是特別了解,只聽聞過一些只言片語。

    知道賈家花果山太保的名聲,以及太保中有名的林黛玉。

    更多的,不算了解。

    雖然只是聽聞只言片語,但當別人擊敗他的時候,一定要拿出去說。

    這樣才能顯得對方很厲害的樣子,自己輸得情有可原,非戰之罪。

    輸給諾大名聲之人,總比輸給無名小卒好。

    要是李麟輸給宗師,絕對不是什么丑事,反而可以到處宣傳,大書特書。

    能輸給宗師就證明他有資格挑戰宗師,不是值得高興的事情嗎?

    “公子,怎么跟那群丫頭結了仇?”有人忍不住問道。

    林黛玉明顯是給賈惜春出氣才來的。

    李麟臉色一沉:“怎么會是我跟賈惜春這小丫頭結仇?這小丫頭伶牙俐齒,得理不饒人,我才出手稍微懲戒一番,沒想到賈家,哼!”

    生氣。

    一個月的時間,花果山建造得差不多后,孫悟空就帶著賈家女外出打架去了。

    身為武者,不會打架怎么行?

    賈家花果山太保的名號也是這個時候闖出來的。

    但也不是所有人都去了,比如賈惜春年紀小就留了下來。

    暫時不跟外面的武道高手爭鋒,皇城中,跟這些世家子打架先練練手沒什么問題。

    賈惜春這段時間就揍了不少人,一日聽到有人嘲笑賈家花果山,上去就是一頓錘。

    偏偏那人是李麟小弟,于是李麟出手,打傷了賈惜春。

    林黛玉等人剛剛回歸,前腳踏進賈府,都沒坐下,聽聞此事后,后腳就出來找麻煩。

    也有了武道樓之事。

    同時,也意味著沉寂已久,大家以為會這么衰敗下去的賈家,重新起事。

    皇城世家格局將會改變。

    李家作為第一世家,恐怕要首當其沖,成為賈家目標。

    武道樓事情迅速傳來,皇城各種暗流涌動,賈家花果山太保,也被徹底調查清楚。

    太保之一林黛玉,南武林人送外號“不哭死神”。

    林黛玉其實在皇城世家子弟圈子里面也有點名氣。

    其父林如海當年乃是探花,文武雙全,又跟賈家有舊,林黛玉來到皇城后也有美名傳出。

    “兩彎似蹙非蹙籠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情目。”

    秉絕代姿容,具稀世俊美。

    另外可能失了雙親,寄人籬下的緣故,時常哭泣,所謂“態生兩靨之愁,嬌襲一身之病,淚光點點”。

    武道昌盛不意味著大家就喜歡孔武有力的女子。

    林黛玉這種柔軟類型的,大家也喜歡——主要還是長得好看。

    不過賈家門風的關系,大家不得見面,后續也慢慢忘記。

    反正有這么個基本影響。

    沒想到今日出現,相貌倒是勝過描述幾分,眉間也是似蹙非蹙,可那霸氣絕倫的姿態,哪里嬌弱了?

    更別說,還有“不哭死神”之號?

    說好的淚光點點呢?

    太保之首,則是薛寶釵,人送外號“笑面閻羅”,和林黛玉差不多,薛寶釵以前也是略有薄名。

    容貌豐美,舉止嫻雅,博學多才。

    臉上時常帶著溫婉淺笑,賈家無人不贊。

    現在,出個了“笑面閻羅”的外號。

    你們賈家女到底在南武林做了什么事情啊?

    往后乃是“傲羅剎”晴雯等人,一共有十四位。

    人稱賈家花果山十三太保。

    為什么明明是十四個人卻是十三太保?

    因為其中寒冰仙子秦可卿是玄國公賈蓉之妻,雖有十三太保之行,卻不在十三太保之列,算是比較特殊的一個。

    十三太保有十四個,天經地義的事情。

    以后賈惜春加上,還會有十五個,十六個。

    賈府,十三太保后備人選,賈惜春看著林黛玉和薛寶釵她們,有些不好意思道:“姐姐,其實是我先動的手。”

    “那又怎么樣?”林黛玉毫不在意。

    “是啊。”薛寶釵面帶淺笑,“既然你動手了,那些家伙就應該老老實實站著挨打,卻是沒有反抗的道理。”

    “大王說了,只有我賈家花果山十三太保欺負人,沒有別人欺負我們。”

    林黛玉一甩黑色披風,森然霸氣。

    她現在可是不哭死神,除了大力猴王拳外,還修煉了玄國公特別從六欲分魔章中找出來的“葬花神掌”。

    一身實力莫測,可與一二品武者爭鋒。

    十三太保中,也就薛寶釵不下于她。

    “林妹妹!”

    外面傳來賈寶玉興沖沖的聲音和急促的步伐。

    月余不見,如隔千秋。

    他的姐姐妹妹終于都回來了。

    這次,一定不要再分開,我們要永遠在一起!

    “何事?”

    林黛玉轉頭看向匆忙跑來,嬌弱不堪的賈寶玉,微微皺眉。

    賈寶玉腳步驟然停下,瞪大了眼睛看著一身黑衣黑披風,隱約散發著森然氣息的林黛玉。

    這,這是誰!

    “寶玉來了啊。”

    上首傳來薛寶釵的聲音。

    賈寶玉抬頭一看,薛寶釵端坐其上,臉上含笑,卻威嚴甚重,仿若將領君主。

    心中絞痛,眼前一黑,喉頭一甜,一口血當場吐出,賈寶玉緩緩倒下。

    不,這根本不是他的林妹妹和寶姐姐!

    昏迷前隱約聽見林、薛兩人的對話。

    “寶玉身子骨這么弱怎么行?”

    “是啊,大好男兒怎么能一捏就碎?”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赢现金可提现 深圳富贵乐园棋牌 快乐扑克3开奖查询 聚众赌博治安处罚标准 湖南长沙转转麻将 玩快三稳赚技巧口诀 意甲历史总积分榜 乐棋牌? 新疆喜乐彩投注 浙江20选5中奖金额 股票配资平台查询网 四中四免费平码论坛i 100个可操作的网 股票配资平台是合法的么 篮球吧 点点赢配资 深圳风采开奖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