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十八章 所遇非人×寶貝聽話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ifkwip.icu

    有人!

    感覺到一陣陌生觸感的齊煜驀地驚醒,跳起來雙手緊緊握著屠凡,四處張望。www.1kanshu.cc

    旁邊的馬克也被驚地跳了起來,滿臉壓痕,惺忪的睡眼瞬時充滿戒備。

    “齊!怎么了?”馬克見四周沒什么動靜,緊張的看著同樣一臉戒備的齊煜。

    “剛才有東西動我。”齊煜回答馬克,卻一絲沒有放松。

    兩人四處尋找莫名的動靜時,桌子上啪嗒噠噠出現了十幾顆銀白色的珠子。

    “齊,這就是你說的半路有事?”馬克緊盯著眼前熟悉的珠子,手里沉重的門徒壹型握得更緊了。

    昨晚風暴絞殺幾十名戰士禁衛的不就是眼前這東西嗎。那幾十人在無聲無息中被絞為齏粉血沙遍地的場景,馬克至今難忘,甚至在夢中都出現過那景象。

    齊煜臉色此刻很凝重。因為這珠子的主人才是他要等的對象,而她不在。

    珠子的主人,也就是黑沼之戰中出現的女戰士,昨晚又為齊煜等人結了圍,用絞殺表明了立場。之后她又尾隨卡戎欲救驛站舞女,所以齊煜昨晚才沒走,拉著馬克繼續在驛站等候她救人歸來。

    只是女戰士一直以來顯示的實力,讓齊煜對她救人根本不擔心。但齊煜并不知道后面的事情完全超出了他的預料。珠子出現而人沒出現,讓齊煜有意料之外的擔心。

    那十幾顆珠子在桌子上跳動了幾下,就緩緩地飛向驛站的樓上。齊煜和馬克對視了一眼,趕緊跟著珠子上了樓。

    樓道里到處是橫七豎八的行李,翻倒的衣服雜物糟亂一地。那珠子見二人跟了過來,就倏地拐進了一個房間。

    齊煜馬克還未進門,就感覺到一陣涼意從那房間吹出來的風中傳出,絲絲白霧從門口地上慢慢溢出。兩人加快腳步,一進門,不禁齊齊地哇了一聲。

    巨大的晶瑩剔透的深藍色水晶,折射著明媚的晨光,靜靜地躺在地板上。

    水晶四四方方一整塊,散發著逼人的寒意,卻美麗到讓齊煜和馬克不由自主地上去觸摸,傳來的刺骨寒意卻讓二人的雙手一觸即離。還好沒有整個放上去,齊煜手指拉開的晚了點,就感覺到非常粘手,再慢一點,怕不是整個指肚的皮都要扯下來。

    吸引齊煜二人目光的不光是這個冰水晶,而是水晶里密封著的人,熟悉的面龐,齊煜一點都不驚訝,正是那名與他亡妻同名的女戰士,也是他本來要等的人。

    只是齊煜要等的是活生生的人,不是冷冰冰的冰塊。發生了什么事?齊煜有些迷思。這時旁邊馬克驚愕的話語響起,驚醒了齊煜。

    “齊!就是這樣!我見過!何墨穆托他們當日就是從這些水晶里復活的!”

    “在馬克長官的基地里!這些冰冷的水晶,我見過!放到透明的盒子里,嗤的一下,人就出來了。”

    馬克手舞足蹈,一面快速地倒著話語,一面回憶起那日在馬克長官那里看到的一幕。

    馬克記得自己在哥哥,馬克司庫長官那里醒來的時候,斷臂已經重新長出來了。那個跟他聊天的聲音將他從等候的房間放了出來,出來之后,自己仿佛處在一個未知的神奇的屋子里。各種明亮閃爍的不知名的器物讓他眼花繚亂,更神奇的一幕,就是那聲音帶他到一個房間外的時候。

    那房間整個一面墻是透明的,可以看見房間里滿是白色衣服的人,巨大的鋼鐵手臂和飛舞的黑色觸須。藍色的水晶從黑盒子里被鋼鐵手臂取出后,被安放到更大的透明盒子里,透明盒子里白光閃過,水晶消失了,盒子里變成了一動不動傷痕累累的何墨他們,然后透明的盒子蓋上,過了一會何墨他們身上的傷痕就無影無蹤,身體片痕皆無仿佛他們從出生就沒有戰斗受傷過。

    馬克的印象到這里就結束了。馬克腦中最后的畫面就是自己剛想呼喚房間里何墨他們,腦子里就突然出現一股睡意,再醒來就已經和穆托何墨兄弟他們在驛站了。對馬克來說,這些本來是哥哥千叮萬囑要保密的,只因為對方是齊煜,馬克才愿意透露一些。

    馬克的話語和眼前的水晶,讓齊煜不禁想起原來世界里電影和新聞里出現的急凍休眠和智能醫療來,這些怎么會在這里出現,還跟馬克的哥哥有關系。

    齊煜貼近了水晶,里面那女戰士仿佛凝固在殞命的危險降臨的那一刻。除了頭頸,整個女戰士全身碎裂,再也不復齊煜當日所見的英挺魅力和驚人戰力的壓迫感。

    她久經戰斗的全身盔甲已經全部爆成碎塊,碎塊上是大片沖擊的痕跡。殘破的皮膚下,綻裂的銀白金屬、不知名的發光部件和紅色血液一樣的凝固液體,碎裂的到處都是。整具破碎的身軀里到處可見碎裂的鋼針。齊煜不禁想,這得多少門徒集火才會如此慘烈。

    除此之外,那女戰士手里還抓著半截手臂,手臂上的皮膚褐色偏黑,手腕上帶著金色的圓環和花串。這是驛站舞女的手,看這樣子,那舞女也兇多吉少。

    藍色水晶里的情狀,讓齊煜暗暗吃驚,至于下一步怎么走,也只能是先去去馬克的哥哥那里把女戰士救過來再說。種種謎團,就等跟馬克的哥哥碰了面慢慢解開也不遲。

    主意一定,齊煜立馬轉過身對馬克說“馬克,現在我們出發去王都吧,帶著這個一起。”說話的時候,齊煜手指著寒冷的藍色水晶。

    馬克一喜又一愣“好啊!齊!只是這怎么帶?”

    齊煜沒應他,卻抬頭看著那半空中的珠子,說道“你說我們該怎么帶著她去王都?”

    馬克禁不住捂住額頭,你跟一個珠子說什么傻話。卻看見那些懸浮的珠子一分為二,四個珠子帶著水晶漂浮起來,剩下的十來個,聚集起來,變成一個珍珠頭環一樣的東西,落在齊煜的頭頂。

    這次換齊煜有些哭笑不得“你就不能呆在別的地方嗎?我不是女生,不需要珍珠來裝飾頭發。”剛說完,那些珠子就齊刷刷圍到齊煜的手上,變成了手環,然后齊煜整個人都消失不見了。

    馬克直接跳了起來!這是活見鬼了!卻又看見齊煜突然又從面前的空氣中顯露出來。

    沒等馬克開口詢問,齊煜就對著手腕上的主子說“你能不能回到你主人那里去,把她變不見,我們才好出發去王都,不然別人會看見。”

    只是那珠子一動也不動,就呆在齊煜的手腕上。

    齊煜沒轍了。如果這珠子聽話將水晶隱形,一路上不知道會省多少事,更不要說神不知鬼不覺地進王都。

    奈何法寶不是自己的,不聽話。不過好歹自己也算被這些珠子保護起來了,要求不能再多了。

    這些珠子,齊煜還記得它們的名字,那日和女戰士分手時她提過。

    束云。

    束云,交個朋友吧。馬可看著齊煜對著一串珠子說著不明意義的話,還瞇瞇笑,身上不禁傳來一股惡寒。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赢现金可提现 甘肃快3和值走势一定牛 在线配资专业卓信宝配资 一分块三大小单双技巧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公开选料 股票入门基础知识a 北京pc蛋蛋28精准单双 浙江12全部走势图表 广西11选五投注网址 新手容易赢钱的棋牌 浙江生肖6十1开奖结果 湖北快三走势图一定牛下载 体彩大乐透11选5技巧 黑龙江22选5奖池奖金 黑龙江体彩6加1走势图 山西快乐十分中奖规则 天津福彩快乐十分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