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十三章 瞬殺×誰欠誰×急凍(6000二合一)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ifkwip.icu

    齊煜到達河邊的時候,雪白的浪花不再翻騰,只有黑暗的河水韻動著翻著和緩的岸波,一切都讓齊煜覺得自己剛才所見只是個錯覺。www.1kanshu.cc

    只是河面上傳來的腥臭味,讓齊煜對錯覺肯定了一些。腥臭的味道,不像是污染臭河的味道,也不像是魚蝦的味道,反倒像洪水時河底淤泥翻起的味道。

    以前老家養魚人翻塘的時候,那個味道就很像,只是遠沒有現在這么濃。這也讓齊煜注意到自己的鼻子這幾天好像靈敏了許多,尤其是齊煜特別注意某種味道的時候,清晰度更是提升了幾倍。

    就在火災前跟隊友吃飯的時候,自己很餓當時特別大吸了一口氣,結果自己的嗅覺里立馬印刻出十種之多的不同香料,就算是讓齊煜現在去香料鋪,也能挑選復刻出那家烤肉的秘方。

    現在河里的味道喚醒了齊煜的記憶,也讓他重新警惕起來。

    從驛站返回王都的路上,兩人無聊聊天驅困時,馬克特意跟齊煜聊了王國的情況,這薩門河綿延千里,支干流域灌溉著王國一大半的土地。王都這一段就是薩門河的主流了,這么大的河,到底是多大的東西才能將底下的陳年老泥都翻起來。

    之前殺過的那些扭曲的降維生物在齊煜的腦海里一閃而過。齊煜還是搖了搖頭,在王都附近怎么可能出現這些東西。那些降維生物一直被王國禁衛攔在神罰之原上,再說,要是河里真有降維生物敢在王國腹地這么晃蕩,早就被切成生魚片了。

    而且齊煜現在沒帶頭環,沒有聽到囈語聲,這可能性就更低了。齊煜搖了搖頭,放棄了降維生物襲擊這個臆想,繼續尋找起線索來。大火已經熄滅,城守禁衛們也基本處理結束,唯有那烤肉大廚的家人還在余燼旁哭泣著,悲切的聲音斷斷續續傳過來,讓齊煜久尋不果的心情更糟。

    齊煜正在河岸上無精打采的走著,不遠處有一些異樣的聲音斷斷續續傳了過來,有些像孩童的聲音,還帶著些焦急。

    齊煜的神經一下子繃住了,之前看到的那些矮小身影不就是小孩子的樣子嗎。只是自己還以為看錯了,現在看未必。說不定在這附近玩耍的小孩會有些線索,甚至就是第一目擊證人。快步連腳,齊煜向傳來聲音的方向摸了過去。

    那些孩童聲音傳出的地方很臭,是王城下水道的出口。齊煜根本不在乎這些,沿著黏濕苔滑的水道坑壁向內走去。在這些錯綜復雜的通道里,幾乎沒有任何光線,只是齊煜仍然能安之若素,聚精會神的眼睛在黑暗里隱隱投出炯炯的目光。

    只走了一小段,齊煜前面的拐彎口就出現了微微閃動的火光,明暗晦滅的投影在墻壁上投出莫測的意味。孩童的聲音變大了,還多了成年人的聲音。齊煜停下來仔細查聽,手上慢慢抽出了剛發下的制式短刀。

    聲音里孩童和成年人在爭辯著什么,齊煜不顧水道墻壁上的骯臟惡心,緊緊地貼著墻角,挪的更近,試圖聽得更清晰一些,卻只聽清那大人接著急促不清的小孩聲說得最后一句話。

    “我試試”

    然后就是齊煜熟悉到永遠不會忘記的聲音。

    嗡嗡嘎

    不好!那一瞬間,齊煜剛縮回頭來,滔天的聲浪就纏繞著被撕成縷縷白霧的污水,帶著無數的污物,咆哮著沖出了齊煜所在的拐角,在對面的墻皮上狠狠地肆虐,直接扯下壁上的青苔和污垢,露出干凈整潔的紅磚面!

    咆哮聲未停!聲浪仍未止步!紅磚的表層只稍稍抗拒了一下,就在強大聲波的震撼中敗退!整整一手之深的紅磚墻壁被振成齏粉,四散開來,跟水霧混在一起,讓人聞之痛癢作嘔!

    避過一波的齊煜頭昏腦漲。雖然沒有傷到,但還是被余波所及。

    馬克告訴過齊煜,屠凡從他雪林之戰返回后,就被王國軍械庫第一時間全禁衛更新過。馬克描述的慘狀,讓王國軍械庫為之震驚!超過一成以上的威力提升和能源提升,是屠凡這只魔鬼殺手自誕生以來,最大的更新!

    現在屠凡普通攻擊都趕得上原始版本屠凡的集火模式,再加上狹窄筆直的下水道加成,殺傷力更為恐怖,讓整一面墻都被搓成渣!

    這樣的武器在整個軍械秘衛里都是定編定崗的。難道有秘衛在這里搞暗地交易?

    只是腦子一轉,回想起自己剛才對這一片的熟悉感和小孩子的聲音,齊煜不禁苦笑了一聲。還是自己造的孽,幾天前自己不正是在這附近被一群小屁孩連屠凡帶馬車給搶了。

    齊煜忍著疼痛從地上爬起來。還好有老奇倫送的頭盔,剛剛那余波擦臉而過,齊煜半邊臉現在已經紅赤腫起,耳道里蜂鳴不已流出一道血線。

    盡管如此,齊煜還是要探究下去,找回屠凡是一,火災之因也是一,怕那小孩有危險,還是一。更重要的是里面再次傳出的聲音意味不對了!

    “埃德埃德埃德這個東西很好,我要了。一百個金無敵,足以讓你們這些小鬼過上很長很長一段美好的生活了。只是,我還有一個問題,你,有沒有向別人問過價?我可是很有誠意的哦。”那大人的聲音充滿誘惑地響了起來。

    金無敵,就是齊煜和馬克回城買車被坑的王國金幣,金幣上女王那面刻了一行字——“永恒黑暗也無法阻擋的王”,所以別稱金無敵。

    一百個金無敵,足夠普通一家三口用上十年以上了,這么大餡餅掉了下來,齊煜都替小鬼們心急,不要答應!不要回答!正覺得自己可能要失望的時候,一個稚嫩的聲音接著響起響起:“裴旺商者,我一直都很敬重你,你一直都是我的首選。無論如何你是這里最有實力的商者,其他的商者都出不起你的報價,放心這個東西,是你的了。當然,備用的彈藥送你出去的時候我會拿給你帶上的,沒有問題。”

    “所以,你可以把那些可愛的金無敵給我了嗎?”

    小孩的回答之后好一陣,清脆悅耳的金無敵數動的聲音在拐角里面響起。

    齊煜松了一口氣,這小家伙還好沒那么笨。如果大家都知道有這玩意賣的消息,就算小鬼被殺人越貨,那些人還是會找上這個裴旺;一百枚金幣雖然多,相比屠凡不會放在那些人眼里。

    只是沒隔一下,一個小女孩的聲音歡喜的響了起來。

    “哥哥!你真厲害!你這幾天一直忙著帶著米多看腿,我還以為你沒出去問價呢,原來你早就問好了啊!這么多金子,哥哥你真”

    嗡!嗡!嘎!

    齊煜聽到那小女孩前半句就懵了,再聽到屠凡開火的聲音更懵了!還好齊煜身體以超出大腦反應的速度捂著腦袋已經蹲下,才沒有受到再次的傷害。這次拐角正對的墻壁已經被徹底擊穿,墻后松散的黑土被振成泥漿噴涌而出。

    聲浪一歇,齊煜就義無反顧地反握著刀沖了進去。

    看到正在幾個擋住一群小鬼撕扯的人,不需要問。

    看到看到穿過阻攔溜過來的小女孩,不需要問。

    看到正死命推著屠凡的小男孩,不需要問。

    看到握著屠凡的高大身影,不需要問。

    看到遮住身影半臉面具上的無名花紋,不需要問。

    看到面具上僅露的驚愕眼神,不需要問。

    齊煜握緊手上的短刀,直接抹過那男人的喉嚨,任由那噴涌出的粘稠血液淋了那小男孩一身,拽起驚愕正要摔倒的小女孩,直沖最后幾個目標而去。驚心動魄的一瞬,局面徹底改變。

    毫不猶豫地解決掉最大的麻煩,齊煜乘勢一腳踹在剩下右邊那人腰間,不等他飛出去,短刀已狠狠插入左邊那人揚起手斧的左手腋下,狠狠地攪動了一下,帶著與骨肉摩擦的鈍感拔出短刀,反手狠狠剁在中間那人轉過來的眼眶里,那人灰白的珠液和肉皮下的白骨只閃現了一下,就被噴涌的鮮血掩蓋淹沒,順著頭頸泊泊流下。

    五人,夠磨刀了吧。

    齊煜看著四周呆愣的小屁孩,再看看已經卷起了鋒刃的半銹短刀,放棄了似的搖了搖頭。

    四周死一般的寂靜,轉眼又爆發出刺耳的恐懼尖叫。

    小屁孩們像無頭的蒼蠅的一樣,四處亂竄。只有那跟面具男人做生意的噴了一身血的小男孩摟著小女孩,站在那里警惕地貌似鎮定地看著齊煜。只是小女孩肩膀上那青筋暴露的顫抖手背,顯示著小男孩心里那壓抑不住的恐懼。

    齊煜收起到,緩緩走到兄妹的面前,低下頭問道:“你們怎么不跑?”

    兩個小家伙根本不知道怎么回答,喉嚨無聲地噎動,烏黑的眼睛怔怔地看著齊煜。一大片腳步聲伴著踏水的聲音從齊煜身后再次席卷而來。最近的腳步很快就到了齊煜身后,然后就是一陣勁風襲來。

    齊煜轉過身來,輕易抓住偷襲的木棍,奪取之后,丟到拿著木棍磚頭的小鬼們面前,低下頭,沉沉說出讓小朋友們面上一沉的話語:“同樣的招式對我是沒用的。”

    齊煜說完這句只有他才覺得羞恥度爆表的話,心里有些好笑,接著就左手握拳提起放腰間,右手從懷里掏出一物變掌為拳,大呼了一聲更加羞恥卻無比懷念的話語,在小兄妹面前狠狠地揮動了幾下。

    最后拳頭在小兄妹恐懼的眼神下,停留在兩人的面前。拳頭緩緩展開,金燦燦的。可不正是逛街時隊長大人先發下來的零花錢,一枚金幣。

    那哥哥已經快說不出話了,那妹妹卻還要大膽些,已經抓住了齊煜的手腕,準備咬過來,卻叼起了一塊圓圓硬硬的東西。

    “哎?!”硬硬的金屬,硬硬的牙,碰撞之后,是小妹妹一臉蒙擦擦的驚訝。

    齊煜揉了揉兩個小家伙的頭發,取過那面具男手中的屠魔,轉身就準備離開。備用的電池一兩顆也無所謂了,想必那小家伙再也不會蠢到干這種傻事。

    “大叔,你要走嗎?”小女孩的聲音在齊煜身后響起。

    齊煜沒有回頭,他現在特別想念齊霽,尤其是在剛才來了一套羞恥爆棚的動作之后,懷念更加濃郁,那可是他與小家伙的骨灰級過招啊。

    “大叔,這些還給你。我們我們留一個就好了。”小兄妹已經走了過來,小女孩手里拿著齊煜剛才給的那個金幣,小男孩則吃力地遞過不知什么時候已經撿起來的金幣,眼神倔強地看著齊煜,沒有敵意也沒有恐懼。

    “我已經拿了貨,這金無敵你們還是自己留著吧。”齊煜笑了笑揚了揚屠凡,想了想又摘下頭盔看著眼前的兩個小人兒。

    “大叔,你可真丑!還痛不?”小女孩有些憋不住笑。眼前的大叔一半臉很好看,另一半的臉腫得跟面包一樣,還臟兮兮的丑死了。小女孩不禁扯起衣袖,往齊煜臉上擦去。

    齊煜當然知道自己是怎么回事。剛才腫著個臉玩情懷不要臉,此刻小女孩碰到臉上才感覺一側臉更腫更痛了。齊煜默默地搖了搖頭再次拒絕了小男孩遞過來的金幣。

    “為什么不要?嫌這錢臟嗎?禁衛大人!”小男孩子終于克制不住情緒,將錢袋狠狠丟在齊煜面前。眼前的禁衛出現的古里古怪,殺人殺的狠辣,這錢留下,只怕是個禍端!還好小伙伴們都聽自己的愿意把錢還給這人,這事情還有余地,否則自己這群小孩子會被眼前這人捏得死死的。

    看著小男孩的反應,齊煜哪里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生活的逼仄往往使人早熟,這小子老油條一樣的反應只會讓人又恨又痛。

    齊煜沉默了一下,指著自己腫成一團的半側豬頭,緩緩地跟小男孩說道:“小子,你,還記得前幾天不屬于你的那輛馬車嗎?驚不驚喜?意不意外?”

    “啊?!”兩兄妹驚叫起來,響了半天才反應過來,眼前的禁衛,不正是自己前幾天搶的苦主嗎。自己兄妹本來就理屈,再加上救命之恩,還真是讓人又驚又喜。

    “你們這群小鬼。”齊煜根本都沒打算跟他們計較,只是無奈的抱怨了一句。

    算了,去看看他們的情況看看以后能不能幫助他們。剛想叫過這群小可憐,齊煜發現了事情有些不對勁,帶好頭盔,握緊了屠凡,向又被驚嚇的兩兄妹做了一個噓聲的動作。

    水道里打斗時那幾個幫兇的火把早滅了,其余的小家伙們也不知道去哪里了,除了交易塊地方僅剩的一只火把,四周完全暗下來了。三人已經走近了拐角,外面的坑道黑漆漆的,只有嘩嘩地水花的聲音,四周靜寂的嚇人。

    冰涼的頭盔不重,又挨在火燙的腫臉上,讓齊煜很舒服,只是有些擠,齊煜一邊招呼讓兩兄妹跟好自己,一邊整了整頭盔。只是突然出現的觸感和景象讓齊煜有些驚嚇。

    這是?!齊煜有點楞。

    頭盔眼睛四周的盔檐好像伸出了什么東西,自己的眼睛離太近看不太清,只能模糊的看到那些細絲狀的透明的東西不斷在眼前延伸,越來越多直到連接在一起,整塊貼在齊煜面部,視界也重新清晰了起來。

    齊煜趕緊摸了摸臉,一塊光滑的東西整個一層貼在面部,既不影響視線,下水道的臭味也沒有了,呼吸也很順暢,臉上像包上了一層透明的神奇防毒面具。

    齊煜有點驚喜,難道老奇倫給了樣寶貝自己?還是以后再問吧,先把這倆兄妹送回去再說,那些小鬼竟然先跑了。這里一地死尸,又這么黑,自己完全沒有視覺障礙,正好送他們回去,順便認個門。

    得了寶貝,想的有點高興的齊煜仿佛忘了剛才的警覺是怎么回事,直到小女孩拽拽自己的衣角,滿臉驚悚,手指顫抖著指向拐角。

    齊煜扭頭望去,下水道里中間的水道里,剛才的尸體正從水道兩側的岸邊一具具被拖下水無聲無息地沉下。四周的水位不知道什么時候也漲溢到岸邊,波紋一陣陣向兩邊不斷地擴散,更遠處有一些黑影在水道的上方接近頂蓋的地方浮動,只是看不清。

    是什么呢?齊煜有些奇怪,這時新面罩眼睛的部位突然扭動了一下,四周視野里明亮起來,遠處的景物也被拉近了,那些浮動的黑影是那些齊煜以為提前走了的小孩們,好像被什么東西纏住身體,拼命地掙扎著,只是沒有一絲聲音,讓齊煜半邊身子的汗毛都豎起來了。

    黑沼中那離奇的經歷一幕幕劃過齊煜腦海,找到了!泯者尸傀,迷途渡者!難怪齊煜察覺不到,黑沼鮟鱇出現時,不會有囈語,只會默默釣魚!這里就算不是黑沼鮟鱇,恐怕也是同樣的東西!

    齊煜咬緊了牙,現在這情況,能救一個是一個,哪怕自己粉身碎骨也無所謂!

    可恨!自己現在連頭環都沒有,只有個破防毒面具,不然就算是只能看到個白影,也好過現在面前空蕩蕩一片,打都不知道往哪里打。

    也許是心有靈犀,也許是老天保佑,齊煜眼前的視野再次一變,閃過幾道紅光,面前出現了齊煜庫苦覓不得見的降維生物,而且是全彩三維!

    眼前的東西像個巨大的蚯蚓,灰白色長筒型的黏滑身軀幾乎擠滿了下水道的中央水道,稍一動作,那肥厚的身子就壓出一排排波浪,撲打著兩側的水岸。

    這巨大肉蟲的背上蜷縮著長長的灰白的觸須,靠近幾十步外尾端的那些觸須正卷著那些孩子的嘴巴和身體,高高地揚起。

    這家伙身體最前方向兩側延伸出去兩排深藍色近乎黑暗的橢圓小窗口,仔細看去,好像有巨大的白色瞳孔在厚厚的窗口后面移動,估計是眼睛。

    肉蟲的嘴巴沒有齊煜想象的那么猙獰,卻依然恐怖。那嘴巴時而裂開一條縫,吐出股股白霧,隱約可以看見剛才齊煜親手奪魂的幾條身體,在那滿是黏液和透明碎冰的腔體內僵硬地翻動。

    又是一種新的降維生物!齊煜都覺得自己一定踩了狗屎。

    看著兩個小家伙已經快要跑出拐角,齊煜握緊了手上屠凡,還等什么?!沿著還沒有被完全淹沒的水岸,齊煜踏踏連沖十數步,在水道墻壁上一個反蹬,沖上了怪物的身軀!右手的短刀狠狠扎進了怪物兩側疑是眼睛的圓窗內!

    咔!齊煜的短刀直接在那眼睛上的透明深藍晶體上沒柄而入,洞開那后面轉個不停的灰白瞳孔,細白的裂紋沿著刀口急速出現在深藍晶體上。

    哧!隨著晶體隨著裂縫徹底一分兩半,底下的瞳孔里沖出透明冰寒的液體,碎小冰晶如霧環繞,將水道的頂蓋凍成冰霜世界,也瞬間將齊煜的手臂和刀子凍成銀白!

    這時受到刺激的肉蟲嘴巴也驀地張開,大團的黏液和著碎冰噴吐而出,將兩兄妹尚未脫離的腿腳,黏在地上,銀白的冰冷逐漸從怪物的嘴里和刺破的眼睛里,向著齊煜和大家身上延伸!

    齊煜懸在半空,不敢動!稍不留神這徹底凍住的前臂和自己的身體就得徹底骨肉分離。就算是拼著不要前臂掙脫下去,也會被流下的急凍眼液凍住的鋒利浪花教做人!

    “你們不要動!”齊煜看著拼命掙扎卻掙不脫的小兄妹,他們正驚恐地望著延伸過來的急凍冰面,完全聽不到齊煜的話!

    看著身陷囫圇的兩兄妹,看著怪物尾部漂浮掙扎著的那些小人兒們,齊煜五內俱焚,難道眼睜睜看著他們去死。

    萬念俱灰中,齊煜的面罩里一個聲音響起。

    ()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赢现金可提现 _博彩网 北京pk拾5码技巧 北京pk赛车人工计划 q币pc蛋蛋 天津体彩11选五中奖规则 广东十一选五前三遗漏一定牛 海南板块股票推荐 江西十一选五任五遗漏 宁夏11选5开奖结果走势 股票金融论坛 上海快三开奖结果今天! 山西体育彩11选5 河南体彩快赢481走势图 12119期博彩老头 新能源股票龙头 辽宁十一体彩五码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