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五十六章 優厚×奪盔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ifkwip.icu

    齊煜重新回到大街上的時候,如同天幕的科貝特之翼并沒有降下,緊閉的城門在城守戍衛的燈火后清晰可見,戍衛崗前比白日里多了幾個人左右走動。www.1kanshu.cc

    經過食肆的時候帶著凄容的人已在清理廢墟。堆燼余溫未散,齊煜的心情也一樣難以收拾。那肥蟲子確是兇手無疑,但無論是沖著小家伙還是自己,倆父子都與這場無妄之災脫離不了關系,牽連無辜足以讓齊煜愧疚萬分。

    城門過崗時,齊煜被加崗的戰場禁衛攔住了,雖然已經算是自己人還是受到了嚴密的搜查。端著門徒壹型的戰場禁衛眼神有點緊,齊煜全身上下都沒被放過。

    也許是齊煜的沉默起了反效果,那禁衛最后還要把頭盔拿走,幸虧旁邊有吃飯時一起的同袍,加上齊煜搬出了老奇倫,那禁衛才悻悻地放棄扣留頭盔。逃過一劫身心俱疲的齊煜在同袍的指引下摸回了黑燈瞎火地寢房,隨便找個沒鋪蓋的床位倒身就沉沉睡去了。

    早上沒等齊煜醒來,隊長大叔卡贊就找過來了,還帶了兩個胡滋瑪給齊煜,齊煜也沒謝就接過一陣大嚼,隨后饑腸轆轆的齊煜,就被這老奇倫鐘意的食物征服了。

    “齊,你昨晚做的不錯,規矩就是規矩,我沒看錯你。”卡贊大叔很是欣慰,看著正在狼吞虎咽的齊煜,像看著自己子侄一樣和藹,又將煙葉包掏出來,一邊搓起煙卷,一邊給齊煜說著城守禁衛的行道。

    城守禁衛在王城禁衛序列里非常邊緣,跟內城禁衛和戰場禁衛一起協防守務,尤其是城守禁衛三連衛籍都沒有算是半軍半民,而整個城守禁衛各隊里一等、二等總共就兩名,分別擔任城守禁衛隊長和城守禁衛庶隊長,各管軍務和衛庶務。

    三等城守禁衛相比正式禁衛,超出一倍多的崗勤時間和四分之一不到的崗勤費,讓這個崗位成了禁衛里底層中的底層。

    當然好處也不是沒有:不必參與每日校點訓練,可以回寢歸家,去留隨意,這些都算。只是這待遇和入崗需身家清白有擔保,讓這城守禁衛一直找不滿人,就算招到人做不久就走了,真的成了臨時工。

    齊煜倒是沒在意這些。來齊煜之前的世界里,各行各業里遠比三等禁衛更最低微的崗位,都有人搶破頭。在這些崗位上能出頭的人比比皆是,各方面的因素都有,唯一不會有的就是懈怠和認命。更何況齊煜現在還有其他的想法,待遇根本不在考慮范圍之內。

    而且現在的隊長卡贊對齊煜不錯,其他同袍也未顯露出明顯的敵意。至少在這里齊煜不用擔心復雜的內斗。至于優待自己的原因,是因為卡贊自己也想上進啊。

    別的不說,齊煜三等城守上崗竟然自帶衛籍。小年輕說不定哪天就上去了,到時候如果能夠提拔下隊里的待遇就是驚喜,更不要說手下人出人頭地的榮耀。卡贊自己雖然一直沒刻意往上走,但是奈何運氣來了擋不住啊。

    卡贊跟齊煜一起伙了會兒煙,沒多說兩句就走了,火災的匯報他都沒仔細聽,戰場禁衛的查驗當晚就下來了,起因就是建筑失修,卡贊深究也沒意思。至于齊煜的結論,更是沒有節外生枝的地方,這就好。

    隊長大人走后,齊煜顧不得梳洗,就收拾起營房。起來的時候齊煜才發現床板上厚厚的灰塵里直接印著清晰的人形。四下無人,齊煜索性自己動手,麻布條綁住口鼻,找來水桶竹帚忙了起來。

    正埋頭苦干的齊煜根本沒注意,營外來了一群形色不善的人。一陣踏水聲,低著頭正在收尾的齊煜,就看見幾雙泥濘沾著黃泥水的鐵靴,汁水淋漓地在未干的地面上重重踏出幾個腳印。還未等齊煜慍怒,直覺頭上一輕,頭盔被人摘下了。

    一個有些熟悉的聲音傳來:“庶務長,你看,這就是我說的頭盔,是不是跟老奇倫那個很像。”齊煜抬起頭,正好跟那聲音的主人諂媚、狡猾、冰冷無謂的眼神對上,可不正是昨晚抽檢自己的戰場禁衛。

    看著齊煜,那人把手上的頭盔遞給旁邊另外一名高大須黑未著甲的人,隨后嘴里的話才讓齊煜的血液有些冷:“這城守禁衛里竟然出了竊賊,看來卡贊干的也不怎么樣啊。庶務長大人,不如就此抓捕這人如何,這城守禁衛里肯定還有其他的同伙,說不定卡贊也......”

    這赤裸裸地栽贓陷害,齊煜沒有理會。打頭腔的都是些小嘍啰,在場的領頭的人還沒有發聲,齊煜要再等等。

    那貌似領頭的人倒是沒有急著出聲,把玩了手上的頭盔好一會,才緩緩地說:“這盔確是當年亞木扎之戰的三百勇士的頭盔,相傳有種種神奇。我也只在老奇倫手上見到過。至于是不是老奇倫的那頂。我自會去問他,說不定不是。”

    “你看看這這小小三等禁衛,有何能力讓老奇倫另眼相看,以盔相贈?能戴得這盔的人,又怎會來此做著三等禁衛?”

    “這盔分明是此人不勞而獲之物,至于是從哪里來的,我自會查明返還,就不勞各位查驗了。”

    “你們要好好審審這三等,如果確實有問題,就送去裴旺大商那里去吧,也對得起他這幅好模樣。”說完那人邪冷的眼神貪婪地刮過齊煜,就將取下包著整齊頭發的綢巾,裹好頭盔轉身欲出。

    那奪盔的禁衛,率著幾名一直侯立的戰奴,朝著那人一躬身,就重重打下手里門徒的安全栓,端著門徒對準了齊煜,卻不繼續動作,示意幾名戰奴將齊煜捆上,立馬用門徒的托把向齊煜狠狠砸來。

    鮮血的溫熱從齊煜黑密的頭叢中滲出,然后從額頭跌落到水漬斑斑地地上。齊煜似乎沒有收到什么影響,在幾把門徒的威逼下,反抗也好,找機會拿床上厚灰里的屠凡也好,都不是啥好選擇,只是壓抑心情,用眼神冷冷地看著那禁衛,任由戰奴們將自己的雙手縛向后方。

    那禁衛一直未吭聲,讓戰奴將齊煜的上衣狠狠撕了一大塊,包住齊煜的頭,就帶著齊煜找裴旺去了。寢營里又剩下空蕩蕩的地面,倒落的清潔什兒和未凝的點點血漬。

    除了這些,還有一行來而復返的腳印,在雜亂地泥水上顯現,又隱入其中。

    <br /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赢现金可提现 天盈配资 七星彩下载软件 河北省11选五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开奖查询 江西11选5五码分布走势图 江西十一选五遗漏查询 a股行情 吉林快3官网 12号涨停股票 排列5基本走势图 福建11选5玩法 浙江20选5胆拖计算表 辽宁11选5技巧规律 新博彩通 股票论坛天涯 福建快三预测推荐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