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零一章 命令×沖擊×夢醒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ifkwip.icu

    “河圖。www.whtxt.com

    齊煜醒來了,黑色的瞳子變成金黃色。

    涅槃沒有任何反應。

    齊煜攥緊了拳頭,指甲深深陷入掌心的肉里,絲絲鮮血伸了出來,滴在了涅槃戰盔之上。

    無數的血線延伸開去,纏繞了整只戰盔。

    戰盔里仍毫無反應。

    這是的齊煜臉上籠罩著無言形容的表情,也看不清面容。

    輕輕一指點出,點在涅槃墨黑的飛翅上,點上去的那瞬間,整個手掌瞬間變得透明,然后又變成原樣。

    整只戰盔卻在此時,被無數白亮的電蛇籠罩了起來,墨黑的盔身,劇烈的顫抖起來。

    無數的黑灰從盔上震散,圈圈可視的波紋以涅槃為中心,蕩漾開去。

    在這凝固的世界里,無數的諭塔碎片,黑色石米和黑沼之水,被振起到空中,在空中被波紋振成各種扭曲的形狀,最終在空中變成無數黑菱,仿佛被無形的手牽引拉扯著,覆到齊煜自己身上。

    黑菱閃爍反射著不可名狀的景象,凡是地上無根之物,仿佛被齊煜這身黑菱所吸引,拉扯過去。

    遠遠看去,地上空中仿佛憑空生出了無數的黑刺,由黑菱組成的刺,都指向了齊煜,而齊煜正是吸引這些黑刺的中心。

    齊煜握指成拳重重一捏,所有的黑刺全部被齊根折斷。

    涅槃戰盔上那些閃亮刺目的電蛇,蜿蜒著向那些黑刺伸了過去。

    只是總是差著一點距離,可望而不可即。

    齊煜冷哼一聲,再次捏緊了拳頭,所有的銀白電蛇向齊煜的身體籠罩而會,只見涅槃一陣顫抖,河圖的聲音再次出現在涅槃里。

    “我,這是在哪里?”

    河圖似乎有點摸不清狀況,抵御那些破塔而出的觸角,已經耗盡了涅槃最后的能量儲存。

    河圖之前也因此在涅槃中國陷入沉睡,現在能量突然暴漲,涅槃里那無垠的齊煜的記憶仿佛被什么攪動了一樣,在涅槃無邊無際的空間里掀起了滔天巨浪。

    巨大的思維波動,從無數時空中泄露的那些指數級的信息量,差點讓河圖直接魂飛魄散。

    河圖驚恐地被嚇醒了。

    然后它發現了更大的噩夢!

    “馬克!......”

    河圖的思感看清楚現實之后,直接如同被禁言了一樣,不再發言。

    那是河圖自己久遠回憶里的噩夢,也是它苦苦追尋的歸宿。

    它終于找到了自己為什么非要死皮賴臉纏上齊煜的原因。

    住在那無盡虛界的彼端,亞木扎之川的彼岸,太陽之舟的終極之地。

    終日凝視深淵,而被深淵所凝視的過去未來之人。

    也是它過去未來,無數個輪回也無法忘記也無法拋棄的主人。

    現在正占據著齊煜的身體。

    “河圖,你要帶他,找到太陽之舟,去亞木扎之川,去迎接我的到來。”

    齊煜命令式的思感,直接覆蓋了涅槃里那看似無邊無際的思感空間,無論河圖龜縮在哪個位置,都無法逃避。

    河圖根本不敢直面這無比強大的壓迫感,無聲地接受了齊煜的命令。

    齊煜不再說什么,淡淡地嘆息了一聲。

    然后抬起頭望向那些空無一處的諭塔。

    頂蓋破碎的諭塔,仿佛無人問津的墳塋,聳立在空無的黑沼里。

    但是此刻在齊煜的眼里,那些諭塔的破損處,聳立著無數巨大的舊黃的觸角,而那些剩下的諭塔則是閃爍著無數同步的信號。

    齊煜瞇著眼,看著眼前的景象。

    手臂平平伸出,無數的黑霧卷起,在齊煜掌心聚集,先是凝結成一縷縷黑菱,然后一縷縷黑菱凝結成跟屠凡差不多粗細長短的黑色長棍。

    齊煜往前邁動了一步,雙腿前后岔開,穩穩地扎了一個馬步。

    雙手握住這黑色粗糙無比的黑色棍子,擺出了一個蓄勢往前揮打的姿勢。

    空氣中憑空出現了閃爍的火花,盡管沒有任何火焰和加溫的東西,這整個空間仿佛被灼燒了一樣,黑沼之水冒著咕嚕咕嚕的氣泡,瞬間就開始蒸騰起無數的黑色蒸汽。

    然后那些黑色蒸汽之間劇烈摩擦,空中閃爍的火花一剎那就滿布了整個空間。

    那些舊黃的觸手也在這高溫籠罩的空間里,焦黑的痕跡在那些觸手上,留下無數黑如蛛網的痕跡,然后整塊的厚皮,鼓脹出無數圓亮的氣球,像極了被燙出的水泡,也像極了那些油炸面食上的空泡。

    只是這空泡,還未來得及膨脹到炸開,已經完全碳化成了赤黑的結構,被空氣中高速碰撞的霧粒一碰,就一塊塊碎裂開來。

    這一塊黑沼中的黑水已經完全被蒸發殆盡,露出下面的黑色石米。

    那些觸手在痛苦的翻滾。

    黑泡碎裂后,露出的不是皮肉,而是翻騰不定的異空間,那些不可名狀的物質在齊煜的面前不停地掙扎。

    齊煜終于動作了起來,雙手拖曳的黑棍往前揮打了起來。

    那棍影,在原本凝固的空間里,仿佛變成了慢動作。

    無數的黑霧在黑色長棍的尾端繼續凝結,那些霧粒的結構被不斷地壓縮,爆發出無限的能量,只是那能量始終被壓縮成一團,而且在黑色長棍往前揮舞的過程中,不斷膨脹,勉強成為雞蛋大小的形狀。

    棍影揮舞起來的初始,一團蝶形的白霧就綻放在拿雞蛋大小的棍頭。

    當棍子揮舞到齊煜頭頂的時候,那些霧粒已經被棍子和勉強稱之為錘頭的棍子頂端,粉碎成涅槃細絲才能比擬的細小微粒。

    當棍子擊打在齊煜面前的地面時,棍子已經延長到數里外黑色諭塔群的最中心。

    白光綻放,恍若創世。

    無人能看清那白光里發生了什么。

    只是依稀見到整個諭塔群,黑色海潮一樣的石米被拋向高大數千米的空中。

    諭塔群下,是整個黃色昏暗的身軀,散發著足以令世界變色的囈語。

    那成千上萬的諭塔傳遞著無數閃光的信號,帶動揮舞著無數沉黃的觸手在白光中掙扎。然后被白光所吞噬,不知所蹤。

    而那只長達數里的棍錘斷成兩截。

    一節是棍錘的柄,深深插入深達千米的坑底,整個坑底倒映著無數的星辰,黑色如墨,光如鏡面。

    一節在震耳欲聾的撞擊聲中,被那無匹的白光拋飛到被清理到數十里之外的迷霧之中不知所蹤。

    齊煜整個人完整無缺地站在原地,久久沒有動彈。

    “馬克?馬克?”

    河圖終于敢試著主動聯系。

    白光閃現的時候,整個涅槃思感世界從狂風巨浪,變成了海嘯。

    過去未來的巨量信息,將河圖逼得走無可走。

    冒著被能量驅散的危險,河圖帶著它從誕生以來從未飽食過的能量,逃了出來,然后爆發出無數的細絲,卷起盡可能多的黑菱,蔓延到地下,在齊煜的腳下扎下了深不可測的根。

    白光仿佛延續了很久,但又仿佛是過去了一瞬間。

    召喚馬克未果之后,河圖便不再試圖喚醒。

    因為,涅槃的思感空間再度回歸了寧靜,過去的歸過去,未來的歸未來。

    整整齊齊。

    然后河圖感覺某種熟悉但不再有威脅的思感回到了涅槃之內。

    齊煜的眼睛睜開了,清醒的眼神里帶著迷茫和痛苦。

    仿佛做了一場噩夢。

    ————

    再一次在手機上碼完了正章再一次挽救了節操。

    一不留神,第二個百章的征程開始了。

    感謝一路走來支持只狼的書友,謝謝你們。

    <br /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赢现金可提现 上证指数历史走势图查询 河北快3开奖结果 在线配资平台研推荐卓信宝 中国体育彩票 正规靠谱的彩票app 湖北快三走势 分分彩后一打大小诀窍 陕西11选5走势图44期 炒股赚钱难 双色球历史记录查询 广西11选5在线人工计划 秒速赛车是哪个国家 北京快乐8开奖走势图 股票推荐加推荐卓信-宝6 大发快三彩票官网 时时彩软件 咋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