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三章 惡心×隱秘×哄人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ifkwip.icu

    “馬克叔叔,老頭在前面等呢,咱們快點!”

    “叫花雞!叫花雞!”

    咕咕噥噥的興奮稚嫩聲音,清晰地從禁衛頭環里傳出,馬克也微笑了起來。

    真的是期待啊!馬克不禁想起王城河邊的魚湯面,簡單鮮美,不正是極好的吃食嗎?

    只是這次齊又會給大家帶來怎樣的驚喜?叫?花?雞?

    空王子說的這東西將是齊再一次帶來的魔法?

    抬了抬背上睡著了的小人兒,馬克走快幾步,跟緊前面領路的少年。

    少年白色的鎧甲現在滿是泥點,只是他渾然不在乎,腳下不停奔向遠處那些廢屋叢里那唯一點亮的燈火,緊隨著他身旁的漂浮的珠子上,幾只野禽不停地掙扎。

    珠子之間有一層隱形的限界和無數的透明細絲,將那幾只野禽,五花大綁。野禽身上黑灰雜色的羽毛和較長的尾羽,絲毫不能動彈,唯有那幾只滴溜溜的小眼睛根本不知道將要降臨在自己頭上的命運。

    這些銀灰色的珠子不即不離,盡顯神奇,正是束云珠和涅槃。

    飛影墜落時,智能束云被強制分離到到馬克的頭環,控絲成繭,才保住了馬克的性命,而后一起被齊煜所救。

    而涅槃則是利用禁衛傳送點的諭塔能量和物質,修復了束云珠,以備貼身保護和協助空王子也就是齊霽。

    涅槃的思維空間里一直鎮守著齊煜無數隱秘,空王子在齊煜心目中意味著什么,涅槃最是清楚不過。

    這幾日涅槃看著笑容越來越多的齊煜,也替他高興起來,更加賣力的陪伴空王子左右,生怕出了什么差錯。

    只是.......這樣真的好嗎?

    涅槃苦笑著看著束云珠上突然出現的那幾灘不明半固體,禁不住全身一寒。

    束云卻無所謂,遠不及涅槃的小小智能,焉能知道惡心是種啥感覺?

    只是無法拒絕暫時同住在珠子里的涅槃的請求,驟然提速,控制著珠子穿雪而過。

    那些惡心的排泄物自然而然地留在了積雪里,只是自然那些倒了大霉的野禽,某些肆無忌憚的部位被侵襲凍僵而凄鳴不已、毛亂花腫。

    一通操作之后,涅槃看著那些的飛禽和再次干凈起來的珠子,也舒暢多了。

    唯有馬克和齊霽不明白一向沉默穩重的珠子怎么突然發了瘋,搞得飛禽大亂,好奇間,三人已經穿過長長芒白的曠野,回到了那巨大庫房前。

    天色陰晦,燈光溫暖。

    小小少年歡喜地叫了聲“老頭!”然后似乎看到了后面的似笑非笑的于杜,羞赧地收住了腳步,卻被自家老頭抓過領口,取下護盔,狠狠地被揉亂了卷曲的黑發。

    少年身后的馬克則是向齊煜點了點頭,將自己身后渾身包裹著白色羽絡的熟睡小姑娘,小心翼翼挪到身前抱在懷里,趕緊閃進倉內。

    齊煜見大家都進去,這才帶著小家伙一起閃進門洞,手一翻關緊了倉門。

    倉外大雪紛飛,倉內溫暖如春。

    “涅槃,河圖怎樣了?”

    齊煜一邊帶著小家伙收拾著野禽,一遍在思感里跟涅槃交流。

    “它沒事。有些太貪心,撐到了。只是不知道什么時候它才會醒。不過有我在,誤不了事”

    河圖在思維空間里看著一體兩面的另一面那僵直發黑,閃爍不寧的河圖化身,哭笑不得。

    這次河圖賺大了,這機遇讓涅槃都羨慕,新的感覺通路不用說,兩次躍遷甚至幸運地有了人和神性生物的經歷。

    這思感空間里的人形再次清晰,看來就靠這個了。唯一虧大得了的是,這次溢出不知道河圖什么時候才能消化。

    將新得到的感覺通路印刻到成千上萬的細絲上去,通過他們得到更多的隨機數據,豐富人性?虧河圖能想得出,這完全是自殺。

    還好涅槃的思感空間架構,戰盔也在不斷地升級,足以容納那天文數字的信息。

    涅槃小心翼翼地再次介入醫療艙,將無數的細絲散射到那通天徹地的能量巨流之中。

    那些臨時被河圖散射到量子空間保存起來的溢出信息,重新被涅槃歸納回涅槃戰盔,河圖迷失的部分就散落在這些信息中,要等到涅槃碎片整理之后,才能重新回歸。

    “收拾完了,就幫忙。”

    齊煜往思感空間里打了個招呼,就收拾起那些傻乎乎的野禽。隨手將倉房角落里隨意擺放的木箱打開,找出一把短刀,就那樣舉著,任由涅槃釋放出無數的細絲,將那短刀琢擊成更小的雪白刀片。

    齊煜捏住刀片,真的跟祖傳的那把一模一樣,禁不住在思感空間里給涅槃點了個贊,卻沒有看到涅槃在擦著冷汗。

    為了把刀片,去翻那些舊日的禁忌,還真是跟河圖學到了......蠢!

    稍稍動作,齊煜就收拾好了那些野禽,宰殺、去尾、理腔一氣呵成。

    其他人簡直看呆了,齊煜和涅槃更像是表演!

    橙黃明亮的燈光下,細絲飛舞!無數被修整的鋼針閃爍灼燒,火焰絢爛!

    無數透明的細絲,在空中形成透明的空泡,然后扭曲成細管、大肚瓶、細管、空泡,一連串,懸浮在空中!

    另一些透明的細絲則是在巖壁上進進出出,仿佛勤勞的曠工,從爆發出的煙塵里,帶出來一份份不知名的石粉!

    “來咯!”一向沉穩的于杜庶務長,這時候用倉里禁衛的石鍋端著一大鍋雪進來了。

    那些還在空中飛舞的細絲,傾斜而下,將那些雪和石粉送入那些大大小小的空泡,大肚瓶和細管,被鋼針灼燒起來。

    卡帕站在火堆前,看著那倉庫空中現在正在進行的奇特的景象看得目不轉睛,手里緊緊攥著同樣看著自家老頭看的目不轉睛的齊霽的手。

    而她懷里的白羽不知道什么時候,也跑到齊煜那里,按照齊煜的吩咐,在空中擴散出巨大的限界,將那些在空中傾瀉的白氣和氣味拘禁在空間里,不至于散發。

    “王......王子,大叔是在做什么?”

    小姑娘偷偷靠在齊霽的耳邊問道,馬克雖然不好意思打擾兩個小家伙,但是仍然也是好奇齊煜現在在搞得神神道道。于杜也是眼色頻頻投射過來,耳朵豎的飛起

    “我想......老頭應該是在弄鹽。”

    齊霽看得出那些,分明就是那個世界的課程里那些標準的用具,只是老頭對這個也有研究?小家伙的眼神將信將疑地掃過自家老頭,卻看見他回望的眼神突然一眨,手鎧里一沉,透明的細絲慢慢消失,手心里多出一份雪白。

    果然是鹽!

    小家伙點了一點,嘗了一下,很純正的鹽味。

    “好咸啊!呸呸呸!”一旁偷吃的小姑娘緊皺著臉蛋,吐著口水。惹得大家伙一陣狂笑。小家伙也無奈,都說是鹽了。

    旁邊齊煜指揮著細絲,將那最后蒸餾出的雪白之物聚集在一個禁衛的食具里,黃色的泥瓦碟襯著雪白的鹽粒,很不錯的樣子。

    “萬事俱備了。”

    齊煜一邊碎碎地說著,一邊拿過掏空內臟僅剩脂肪的未去毛的肥碩野禽,就著瓦盆里被鋼針燒的熱水燙洗了一遍,拿著細細的鹽粒在野禽腔內細細抹了一邊。

    小姑娘靠得更近,對于食物,她有著天然的敏感,只是大叔將這美味的野禽裹上泥是什么意思?

    不知不覺,小姑娘將心里的話兒說了出來。

    “叫花雞!我就知道!叫花雞!”

    小家伙眼里同樣閃爍著雀躍,看著自家老頭將那裹好的泥團一個個放入于杜和馬克叔叔挖好的坑里。

    熊熊的篝火在上面燃起,一絲絲霧氣飛快地從地面蒸騰而出。

    兩個小家伙對視了一眼,驚喜的期待起來。

    只是兩人切切嘈嘈說著小話,渾然不知道,一場大變正在身邊醞釀。

    “齊,你剛才,這是.......做鹽的方法嗎?”馬克緊鎖著雙眉,眼光炯炯地盯著齊煜。于杜也是同樣的動作。

    “是啊。我不知道你們吃的鹽從哪里來。”

    “海邊嗎?從那一片無邊無際的咸水中取鹽?”

    “還是挖出咸的礦石或者地下水,從中取鹽?”

    齊煜毫不掩飾地看回二人。

    有些事他一直都很奇怪,技術的跨代在王國如此巨大。

    王國的鹽,是配發的。

    就那么一大包一大包,任由人取用。

    剛才那一套雜耍,小兒科一樣的礦鹽的提純,在于杜和馬克這兩位王國大佬眼里竟然成了看新鮮!

    更不要說對于王國食鹽來源二人驚詫的回應。這讓齊煜證明了自己的判斷。

    鹽,無限供給,無利可圖。

    沒有利益就沒有生產,沒有生產就沒有技術。

    齊煜沒有再跟兩人說下去,有些東西齊煜正好要去親眼看一看。有些事情,順便了斷。

    一陣喧嘩傳來,齊煜的眼神轉而移向兩個小家伙,馬克和于杜也順著看了去。

    兩個小家伙面對面一對一拍著巴掌,興高采烈地喊著整齊的話語。

    熟悉的小調,王國的話語,臭小子還挺會哄人的嗎。齊煜為之莞爾。

    突然,小姑娘小鼻子聳動了幾下,眼睛在空氣里逡巡了幾圈,繼而向著齊煜撲了過來!

    “大叔!大叔!那個.......我也可以吃的美食,可以吃了嗎?好香!”

    是啊,好香。

    純純的肉香不知什么時候,早已在空氣里飄動。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赢现金可提现 河内5分彩大小走势图 股票杠杆配资 今日沪市股票指数 广西快3计划人工稳赚版 河北20选5开奖哪里查 大智慧手机炒股破解版 安徽体彩十一选五基本走势图 股票黄金涨石油跌 安徽快三开246后预测 p62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福彩3d杀码论坛 广西快乐十分开奖官网 奥地利秒速时时彩规则 贵州快3开奖公告 江西快三走势分布图 河南十一选五玩法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