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五十八章 失蹤×流體×暗香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ifkwip.icu

    到了,快到了。

    黃色的光柱在雨幕里,看起來極遠。

    但是相比較在黑暗里亂走,齊煜已經心滿意足了。

    在臉上抹了一把冰冷的凍雨,手鎧從涅槃刺棱棱的盔檐刮過,毛刺聲讓人心煩意亂,更不要提,手里滑膩膩地多了一把東西。

    齊煜看都不看,就將那些泡爛粉絲一樣的東西甩在地上,身上一陣陣悸動著打著寒顫,極力保留著急速失去的體溫。

    戰盔,還在。

    思感空間,也在。

    只是涅槃,失蹤了。

    涅槃戰盔的面甲機能已經全部喪失,身上的黑菱甲更是成了稀湯。

    齊煜捏緊了拳頭。

    他甚至到現在還沒有反應過來,這場突如其來的墜落!

    他的印象還停留在上一刻,在漆黑的凍云里,赤誠的太陽在穿梭,將那些沿路高聳的濃密云層照的又黃又暖,而自己斜斜地靠在一根桅鰭上,大半已經了溫暖的夢鄉。

    下一刻!云層里那些堅硬冰冷的寒雹砸了齊煜滿頭包,和密集的凍雨一起將齊煜推下了濕滑的巨蟲軀體。

    直到現在,在大雨磅礴的荒原上走了不少會,齊煜這才想起來,墜落的時候,霞洛洛八成是醒了,自己確定聽到過,那身體里傳出的咕咕嚕嚕地聲音。

    齊煜低下頭,隱隱約約地自嘲了一聲,深一腳淺一腳地向那朦朧的黃色光柱走去。

    還真是神奇的生物啊!

    齊煜看著遠遠地,桅鰭里那些黃色的光團,仍然不停歇地上下游動著。

    天生就具備運行太陽裝置的條件,這貨從高維世界降維的時候,遇上什么了。

    齊煜心里其實已經有答案,齊霽。

    就是不知道這只蠢萌的大蟲子,有沒有料到今天。

    想到這里,齊煜禁不住笑了下。

    因為前面那些發著光的桅鰭,正在笨拙地晃來晃去,在地上打著滾!

    只是這里好像是在神原和王國交接的地方。那些沙礫一樣的石米,混在薄薄一層爛泥里,爛泥下又是堅硬的土地。難受到死的地形,想必是大蟲子無法立正身軀的原因吧。

    當然齊煜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在這樣的地面上奔跑,非常的費勁兒。

    好在身體被操練久了,齊煜這具身體早已今非昔比,應激的能量還是足夠。如果是普通人,打了這么多寒戰,腎痛了這么多次,估計早掛了吧。

    齊煜想著亂七八糟的事情,勉強應付過寒冷和疲累,在繞過一個爛泥石米混合的小丘后,終于站在了霞洛洛的面前。

    不對勁!

    盡管景象不清,齊煜還是感覺到了大蟲子的異狀。

    那不是滑稽,那是痛苦。

    巨大的軀體在地上扭來扭去,再也無法騰空而起。

    盡管大雨磅薄,齊煜還是勉強看得到,霞洛洛盡力將身軀抬離地面的瞬間,那些黑色的撕扯!

    地面不知道在什么時候,變成了膠泥一樣的東西,將霞洛洛牢牢地黏在地上,根本不是像自己想的那樣!

    齊煜心里一驚,情不自禁地向后退了一步!

    轟!膩膩哇哇!!!

    一大團黑色膠質在齊煜的面前,帶起無數的石米,沖天而起!

    齊煜被淋了一頭一臉的泥水,在地上慌忙滾動著,才躲過一劫!

    “......齊......齊.......”

    正在這時,涅槃戰盔里飄過模糊的思感,如同信號不良的詭異電波!

    是涅槃!

    躲過膠泥偷襲的齊煜心里突然一喜,只是還沒等到詢問,齊煜腳下一緊,隨即天旋地轉,氣血急速,身體已到了半空。

    澀冷的雪雨混合著泥水,從齊煜倒垂的臉頰滾滾而落。

    只是頭昏腦漲的齊煜顧不得刀割一樣的凍雨,眼神緊緊地盯著下方。

    霞洛洛那桅鰭的光照的清楚,整個黑色的大地都在蠕動!

    那些撕扯黏拉的黑色泥膠一會兒成為平滑如鏡的平原,一會兒成為犬牙參差的黑色洞澤,一會兒成為懸浮著無數旋渦的漿塘。

    這是什么鬼東西?!

    對了,抓住自己這腳的,是什么?齊煜突然驚醒過來,下面的景象,無不說明抓住自己的腳的,不是黑色膠泥!

    齊煜肚子一緊,身體向上蜷曲,顧不得涌入口鼻的泥水,齊煜往上看去。

    自己的腿上是遒勁的利爪!

    黑色反光的表面透露著隱隱的殺氣!

    再往上,黑色的羽翼上下翻騰!卷落起無數的水線,逆風而動!

    只有最頂上那一雙紅色流星雙瞳,如火一樣盯著自己!

    一心掙脫的齊煜愣住了。

    好久不見,我是叫你擒極呢?還是希斯?

    女戰神,通配庫司庫大人。

    齊煜一陣恍惚,正欲打招呼,嘎!激昂的嘯叫振徹夜空!

    伴隨著一陣突如其來的失重感,齊煜往下墜落。

    這是干啥?!

    下面的雨霧,被剛剛那聲嘯叫的激波掃蕩一空。

    齊煜看著下面的黑色膠泥突然變成了光滑的鏡面!

    咻!!!

    激烈的紊流從齊煜身邊呼嘯而下,黑色的飛羽呼嘯而下。

    “不!......”

    齊煜忍不住警告出口,卻被灌入一大口冷雨雪風。

    只能面無表情,眼睜睜看著黑色的洪流撞上黑色的湖泊。

    就算不是自己心里想的那種的流體,這樣子硬鋼,也孰為不智。

    卻見到那黑色的洪流在最后的一瞬間,拉起墜勢,沿著黑色的鏡面平飛出去,反倒是隨后的激流,將那黑色的鏡面一片片地卷起,在湖面上潑灑出大片的黑霧!

    轉眼那飛羽洪流再次折返而上!

    齊煜還未驚訝過來,身體在空中蕩了個圓滑的曲線。

    終于能出了口氣的齊煜,這才有心穩定下來。

    能聽得懂自己剛剛那句母語的警告。

    看來是你了,希斯。

    齊煜有些言語難盡,這亦敵亦友的人。

    只是不用等他開口,對方倒是停下了。

    咚!

    龐大的羽翼身軀,裹著齊煜在更遠的地方重重落下!

    七零八落護住自己的黑色巨羽下,齊煜難得地感覺到一絲平靜。

    沒有凍雨,沒有雪風。

    平安落地,還好沒有落地成盒!

    齊煜長長出了一口氣,卻不曾想身后突然出現的聲音,讓他魂飛魄散。

    “還知道警告,你還是有良心的嗎。”

    那熟悉,那幽怨,簡直讓齊煜以為出現了幻覺。

    隨后溫暖的懷抱緊緊靠在了齊煜的身后。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赢现金可提现 天津快乐十分玩法规则 我国目前股票发行方式是 吉林省11选五开奖结果今天 河南福彩快三遗漏值 极速时时彩计划 浙江6+1玩法说明及中奖 极速飞艇168开奖结果 股票开户 广东福彩26选5 好的配资公司 排五和和值尾走势南方 新疆时时彩五星 浙江体彩6+1开奖时间 双双色球开奖结果走势图 北京pk10历史开奖直播 河南十一选五走势图带连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