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八章 夜景×第一次×掙扎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ifkwip.icu

    “呸!”

    齊煜站在宿舍的門口,嘴里吐著嗖酒的渣子。

    歡天喜地喜迎自來水的疫站人民,不知道從哪里找出了連海勒斯都不知道放了多久的曲子和谷物,就著清冽的水,釀制了一些嗖酒獻給神使和太陽神。

    那天空奔騰的銀白焰浪,已經在幾個小時前滾滾而過,這巨型的深坑上面,黑色的云霧再次籠罩,遮擋住了那淺薄但不滅的暮光。

    人們早已地回到自己的住處,沉沉睡去。一代又一代,從習慣變成生物鐘,從生物鐘變成基因傳承。

    四周人靜處,海勒斯跟哈出現在齊煜的眼前。

    “可以走了嗎?”海勒斯又是羞愧,又是堅定地看著齊煜,手里的門徒摁得緊緊地,生怕齊煜不答應。

    “齊煜,真的不能帶上我嗎?”哈還是不甘心,追著海勒斯的話冒出了可憐兮兮的請求,只是話一出口,海勒斯眼里的羞愧和懇求便多了幾分。

    齊煜向海勒斯傳遞過一個沒事的眼神,目光越過海勒斯的肩頭,看著身后的哈,說道:“等我們回來之后,再讓海勒斯決定你能不能上去看吧。”

    說完齊煜一扭頭,帶著海勒斯上了霞洛洛的背。

    依舊是暖洋洋的感覺,齊煜沐浴在霞洛洛高大桅鰭所散發出來的“陽光”里,渾身都輕松了許多,在下面始終有種黏糊糊到處發癢的感覺。

    雖然這種感覺在泰芙努特之目開始萃取清水之后,已經變得好多了,但是在這“陽光”下面的感覺更好,那種內心深處的昏暗和陰影都被驅散了很多。

    齊煜直接就背靠著桅鰭,非常懶散地坐下了。

    而海勒斯則是很正式地跪坐在霞洛洛的背上,在“陽光”的限界里,盡可能低遠離著齊煜和桅鰭,以表示最大的珍重。

    沒有任何震動,霞洛洛這龐然大物就緩緩地升了起來,速度不快,因為是齊煜讓它慢慢上升,以免碰到復雜的情況。

    海勒斯嘴里喃喃地在說些什么,身體極力往外靠,努力想看清下面的東西,只是沒有辦法,霞洛洛邊緣的弧形過于寬大,海勒斯沒法全面看到下面的情景,只能看到遠遠地那些景象,只是光線昏暗,海勒斯難以看清東西。

    最清楚的就是那遠處黑水之湖的方向,綠色的光芒從湖邊的巨塔中漏溢而出,在通透了許多的“晚上”的空氣里,隱約可見,一條勉強反射著弱光的帶子從那邊延伸過來,那是水槽,泰芙努特之目是汲水。

    “真好!”海勒斯仍然感覺自己是在夢中。短短數天時間,陽光、清水、食物紛紛來到他面前,仿佛前幾代的好運都攢到了他身上,然后集中在這段時間爆發出來。

    只是更迫切的需求提到了眼前,能不能離開這里呢?

    這個想法一旦誕生,就如同在他腦袋里變成了生命,生根開花,那根須深深地扎入他的全身,控制著他每一分每一秒的生活。

    而在一次不小心的談話里,這想法被透露給哈之后,兩個人簡直為其瘋魔,要不是對神和神使尊重的想法以及這幾天大量工作的緊迫,兩人早就按捺不住了。

    直到今天,才爆發出來。他們根本想象不到,外面來的神使和神怎么會想著在這里扎根?

    “小心!”齊煜的聲音仿佛突然從遙遠的地方來到近前,驚醒了沉溺于飛翔的海勒斯。

    有些震驚又有些害怕的第一次飛翔的海勒斯,感覺到肩膀上一緊,身體已經被拖著了“陽光”限界更里面的地方,而在他剛才待著的地方,黑色飛羽在地上撲騰了幾下又消失了。

    撲啦啦啦!撲啦啦啦!

    巨大的振翅聲一直在盤旋。無數的綠色火苗一樣的東西繞著這緩慢上升的發光巨軀,不停地盤旋。

    “裂頭鹮?!”海勒斯有些驚魂未定,回頭看著拉著自己以免滑倒的齊煜。

    “嗯,它們很好奇。”齊煜此時一部分意識已經跟著霞洛洛瞎逼逼,在潛意識里哄著它向上飛升,不能太快。

    這個時候涅槃的思維空間里,霞洛洛呼呼嚕嚕的牢騷思感,簡直煩的齊煜沒辦法。

    涅槃無聲無息地消失了,雖然讓齊煜很疑惑,但是也沒有讓齊煜寸步難行。

    經歷過無數作死的試探和實驗,齊煜勉強能夠通過思感跟霞洛洛溝通交流。

    至于為什么消失,齊煜無法冷漠以待。

    比如操控著這戰盔黑甲,比如操控這巨大的霞洛洛,甚至還有那些信息的調配和幫助。

    如果是一開始的齊煜,想必手足無措;但是現在的齊煜,不知不覺間早就苦盡甘來。

    所以涅槃不在,就能阻止阻止自己飛?阻止自己離開?

    齊煜對那素未謀面的某人暗暗嘲笑了一聲,只是那嘲笑飛快地一隱而過,疑惑的神色再度回到了齊煜的臉上。

    如果要把我留下這泥城疫站,那豈不是說明,這里就是亞木扎之川。

    只是那亞木扎之川,不應該是這里啊?

    如果還要我去亞木扎之川,那涅槃又有什么理由消失呢?

    除非這里就是亞木扎之川的一部分,或者涅槃是因為別的原因消失而不是自己以為的那樣。

    齊煜的臉上又開始變得沉重。

    “齊!齊!”海勒斯的聲音在沉思的齊煜耳邊一遍又一遍的重復,直至將其吵醒。

    齊煜定睛一看,身邊只有海勒斯那蒼老的身軀,那一直盤旋在霞洛洛周圍的綠色瞳光旋渦已經不見了,那些裂頭鹮應該早就被甩到下面去了吧!

    只是眼前的海勒斯怎么老是指著上面,臉上充滿驚恐?!

    齊煜抬頭一看!沒什么問題啊,黑色的云霧,被遮擋的隱約的天光。

    有什么問題嗎?

    齊煜用疑惑地眼神看著海勒斯老爺子,難道他剛才在我出神的時候,看到什么不該看的東西?還真像是恐怖片里的橋段啊!

    齊煜突然有些訕笑,剛自己還在責怪海勒斯第一次飛驚呆了,現在輪到人家了。

    突然,齊煜一下子頓住了!

    不對!明明已經過了好久的時間!而且剛才為了擺脫那些“野鴨子”霞洛洛地速度已經提到了一個很快地速度,怎么還沒有飛出坑沿?

    齊煜眼神再度回到了頭頂,那黑云,那天光,仍然很遙遠,仿佛從沒拉近過。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赢现金可提现 安徽快3遗漏数据大全 辽宁快乐12前二走势图 福彩幸运农场人工计划 腾讯秒秒彩有什么技巧吗 最简单平码公式算法 大乐透6加2开奖结果 好易配资 华东15选5基本走势图 彩经网 模拟炒股大赛平台 甘肃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019创业交流微信群 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深圳风采开奖软件 排列五新彩票走势图 10分快三预测 现场投票规则怎么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