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九十一章 墜落×檢定×回歸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ifkwip.icu

    齊煜沒有說破小家伙的一些痕跡,有些事情急不來。

    “你看那些裂頭鹮......齊......它們上不去,但是可以下去的啊。”小家伙指著一些在巖壁上騰挪不寧的裂頭鹮,對齊煜說。

    齊煜似有所動,順著小家伙的手指看去。

    霞洛洛好像很懂小家伙的心思,就只會在小家伙指的那群裂頭鹮附近徘徊,背上那些大放光明的桅鰭,照的巖壁上的裂頭鹮一陣騷動。

    齊煜看到一些裂頭鹮從下面的黑霧里飛了出來,而一些裂頭鹮從巖壁上松開掌爪,收著翅羽,直接向著下面墜落,飛入黑霧的那一瞬間才張開掌爪和羽翅,沒入那些黑霧不見蹤影。

    在這個過程中,沒有一只裂頭鹮向上看或者向上飛,仿佛那里確實存在著一個嚴密的蓋子。

    齊煜發現這些野禽,還真的像小家伙說的那樣,有著這樣的規律,但是其中有什么含義嗎?

    小家伙看著父親努力思索的樣子,自己的心中也出現一些煩亂。

    平日里,于杜大人教導的那些禮儀,母親大人做得出那些榜樣,在跟這陌生父親幾天的幾天里,以前的那些都白學了。

    只是這么簡單的答案,自己都猜到一些什么,為什么這看起來挺聰明的父親還猜不出來呢?

    齊煜哪知道小家伙神色平緩地等在一邊,心里卻那么多彎彎道道。

    齊煜心里只是有一些萌芽,一些看似露出了尖尖卻始終不露身子的想法。

    到底是什么?齊煜在這霞洛洛的背上甚至慢慢踱起步來,完全沒注意到旁邊一直盯著他的小家伙臉上逐漸露出古怪的神色。

    神秘空間?能上不能下?裂頭鹮?

    齊煜還沒找到心里的答案,眼角里卻有東西一動。

    齊煜不由自主地將眼神移了過去,卻是大驚失色!小家伙不知什么時候站到霞洛洛的邊上,探出太多的身子往下看,以至于搖搖晃晃,快要失去平衡!

    糟了!

    齊煜還顧得想什么答案,幾步跨了過去,試圖抓住齊霽已經跌下去而胡亂抓的手,只可惜,什么也沒抓到!

    “啊!!!”

    小家伙驚恐的情緒,這時候才尖叫出來!

    齊煜看著兒子徑直往下的驚恐的面容,心里全亂了!怎么辦?!

    只是這個時候,齊煜腳下一動,霞洛洛開始動了,徑直往下沉去,在齊霽的周圍盤旋嬉鬧起來,似乎根本不知道齊霽處在什么樣的危險境地里。

    這家伙!還有心思玩耍!

    齊煜心理突然傳出一陣憤懣。

    伴隨著這一陣情緒,嗡!無數的細絲從齊煜頭上的涅槃里迸發而出!

    咻!

    無數的細絲順著那最粗的桅鰭向著霞洛洛的思感空間侵掠而去!

    一定要接到齊霽!

    齊煜心急如火,拼命地想奪過霞洛洛的身體控制權,企圖追上那不斷下墜的齊霽。

    就在那一刻,齊煜突然看到小家伙那本來驚恐十足的眼神,突然全部消失了!

    然后他看著小家伙手臂一張,四肢的鎧甲上多出許多羽片,并且盡最大程度撐開,下墜的速度忽地緩慢了,小小的身影一下子到了霞洛洛的上方,然后,輕輕地滑了下來,落在齊煜的身邊!

    齊煜一下子懵了,這一會功夫,下家伙就沒事了?

    不管如何,齊煜都是開心的,還好沒事,也不問什么,只是把臭小子一把抓了過來,使勁放在胳膊下面揉著,抒發著心里那一驚一乍郁郁的情緒。

    “齊!我們......我們下來了!”海勒斯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醒了,此時在齊煜的身后,發出驚嘆的聲音。

    “怎么了,海勒斯?”齊煜放開齊霽,轉身欲同海勒斯講話,卻看見,數條火龍出現在遠遠地下方!那里隱隱約約還有反射著火光粼粼的水面,還有灰黑不清的人影帶著點點的火光晃動。

    蓄水池!神火庫!

    齊煜心里震撼,這就出來了?!

    “齊......父親......對不起......”小家伙走到齊煜的身邊,垂下頭,似乎覺得玩笑過火了。

    “齊!霽!這到底是什么回事!”齊煜這時候那還看不出剛才那驚險的一幕是齊霽蓄意為之。

    只是抓狂的話語一出口,齊煜反而有所領悟。

    原來如此!

    坑口,那不能上不能下的一段,會對在其中的意識進行檢定。

    只要是存在“逃脫”的意圖,肯定會被囚禁在那里無法脫離。

    上是不能上的,下也不能下。上不著天,下不著地。

    怪不得,這臭小子來這么一出。

    如果事先說穿了,自己心里提前知道這層“逃脫”檢定的考驗,反而會落下痕跡,效果還不知道怎么樣。

    而剛才,當齊霽掉落的那一刻,自己和霞洛洛都一心救人,反而沒有要故意“逃脫”下去的刻意性,或者說忘了“逃脫”,所以才會順利下落。

    而海勒斯,因為太累,直接就睡著下來了,深睡眠中怎么會有“逃脫”這種意識躁動?所以也通過了檢定。

    唯一的漏洞反而是齊霽。

    他知道了答案,引誘我們下去,他是怎么逃過這檢定的呢?

    齊煜有些不解地看著小家伙,卻發現小家伙直接用眼神看回來,眼神里倒是隱藏著一些小小的鄙視。

    齊煜這才恍然大悟,有些想捂住臉。

    這么簡單的問題,需要想這么久嗎?

    高空墜落,本來就很刺激好吧?!

    臭小子一直都很怕高呢,玩個蹦極都會哇哇叫,更不要說這種從千米高空沒有任何保護的墜落!

    那個時候,估計全心都琢磨著保命或者害怕了,那還有一點一滴的心思去想著逃脫?

    置之死地而后生,就是這個意思了。

    齊煜突然想起來,那日神原大戰,臭小子那從天墜落的身影,心里不禁一痛。

    正在難過的齊煜,突然感覺手臂動了一動,定睛一看,是小家伙,眼神里多了些關心和鼓舞。

    齊煜仍然不自覺地將手移了過去,在小家伙的柔軟黑發上狠狠地揉了幾下。

    只是他沒看到小家伙的目光里,眼神溫柔極了,因為剛才齊煜控制著霞洛洛救他的時候,突破檢定有多順利,說明救他的心就有多急。

    這位父親對自己,想不到的更關心呢。

    齊煜哪里知道小孩子的心思和試探,只是默默地看著四周的景色。

    四周仍然沉暗,那上方隱約的暮光在黑暗的云霧后越來越遠,下面的景色越來越清晰。

    很快,那更遠處水塔上汲水的泰芙努特之目的綠光也隱隱約約出現了。亮色的水渠也再度出現在前面下方。

    齊煜跟海勒斯對望了一眼,點了點頭。

    著陸的那一瞬間,齊煜情不自禁地再度向上看了看。

    天明的奔騰白焰還沒到來呢,現在還是夜。

    齊煜暗嘆了一聲,從霞洛洛背上跳了下去。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赢现金可提现 河南快三遗漏查询表 上证指数多少 领航彩票快三计划软件 河北十一选五手机版 安徽11选5最大遗漏 澳洲幸运5开奖体育彩查询 天津快乐十分一定牛网 广东十一选五一定牛 安徽快3外 广西快三遗漏一定牛 pk10前五百分百准 天津十一选五五直选走势图 燕赵风采排列七走势图带连线 南京配资公司哪家好 贵州11选5在线人工计划 时时乐开奖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