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百四十六章 灰飛×科貝特×門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ifkwip.icu

    “嗯,該下一步了。”

    海勒斯臉上多出了一些狂熱,那是對昔日的向往和圓夢的迫切,接著說道,

    “齊,接下來,要靠你了。”

    “靠我?”齊煜有些驚異,奇怪海勒斯怎么說起這個。

    雖然,這老頭從齊煜來到這里,就如同著了魔的崇信著他和霞洛洛,但是嘴上沒有軟弱過。

    這時候海勒斯說出這樣的話,齊煜心里突然升起一絲不祥的預感。

    “海勒斯,為......”齊煜只來得及說出半句話。

    撲踏!

    剛才還笑容滿面的老頭,身體就軟軟地癱了下去。

    這變化太快,以至于老頭撲在了地上,身邊的人都沒反應過來。

    滋滋的聲音在耳邊晃蕩,巨大的恐懼在齊煜心中油然而生!

    操!

    齊煜心里狂吼一聲,試圖將老頭的身體扶起來。

    哈也甩了甩頭,慢了一步,也撲了過來。

    但是沒有用,黑色的砂礫在齊煜的手彎悄悄散落!

    “海勒斯!司庫大人!”

    齊煜怒吼了出來,卻是難以挽回細沙落地。

    “怎么了,齊?發生什么事了?”

    哈還是有些摸不著頭腦,但是心中突然而至的悲痛讓他試圖找到突破口。

    那個撫養自己,疼愛自己的老人就這樣沒有了。

    齊煜輕輕將已然空了下來的海勒斯的衣服放下,蓋在那攤黑沙上,就站了起來,手里緊緊拽著愣愣的哈。

    “剛才發生什么了?哈,你應該告訴我。嘿!看著我!告訴我!”

    齊煜心急如焚,卻不敢有絲毫的情緒,唯有平穩地追問,將哈散亂的目光用手正了回來,然后堅定地看著他。

    “齊......司庫大人......他走了......”海勒斯仿佛從齊煜的眼神里得到了勇氣,終于開口說話。

    “嗯......告訴我......這幾天你們都干了什么。”

    齊煜的問話極平靜,顯然有效的更快將哈的思緒引了回來。

    哈的眼淚終于流了下來,不僅是哈,周圍也響起一陣陣抽泣聲。

    所有人都在哭。

    海勒斯聚集了全城疫人的責任,還沒過幾天好日子,在生活剛剛出現轉機的時候,就走了。

    那種悲痛,那種遺憾,那種壓抑,在這里的空間默默蔓延。

    “齊,我們剛才收到了王諭。這幾天,我們都在里面尋找王諭。”

    也許是哭泣更容易宣泄,哈是最快停止哭泣的,只是沙啞的聲音掩蓋不了哈的情緒。

    哈一邊用手擦著臉上的淚痕,一邊將手指向他剛才和海勒斯出來的庫房。

    齊順著哈的手臂望去,以前沉默不語的普通泥城庫房,現在在黑黑亮的天光里,分明充滿了肅殺!

    “哦?”齊煜嘴里帶著問號,卻是沉默了下去,腳上卻邁開了步伐。

    “別!齊!”哈試圖拉住了齊煜,他也卻是拉住了。

    “為什么?”齊沒有執意向前,卻是轉過身來繼續問哈,這一次,齊就沒有那么平和了。

    “......已經死了兩個人了,我不想再看到第三個......”

    哈松開了手,頭卻垂了下去。

    “兩個?那里面還有?”

    齊抓住了哈言語未盡的地方。

    “嗯。除了海勒斯,還有我們一個族人。”

    哈沒有隱瞞,但也沒說得太清楚,只是隨后的話讓齊煜有些不淡定了。

    “請示王諭,第一步,就是尋找科貝特,我族永遠的保護神的使者。”

    “第一代遵照王諭來到這里的先人里,有一位叫做科貝特。”

    “相傳,第一位科貝特在傳完王諭之后,就回歸了王神的麾下。”

    “他的靈魂永駐王神之像,守護著王神的諭示之道和我族的延續。”

    “王諭傳下,他的靈魂回到王諭之像后,族里必然會有新的科貝特出現。”

    “新的科貝特沒有固定的人選,只能由族長請示王神之后,通過頭環尋找。”

    在齊煜的沉默里,哈說了很多,最后將頭上的頭環摘下遞給了齊煜。

    “諾,就是這個你修好的頭環。”

    “我本以為只會犧牲一名族人,但是......沒想到不止一名。”

    哈的眼光再次轉移到那堆空蕩蕩的衣袍上,海勒斯隨身的那只冷冽的門徒歪歪地被黑沙覆蓋。

    而齊煜心里則明暗不已!

    這頭環的用處,原來是這樣的嗎?!

    尋找王諭之道的繼承人!

    而且王諭之道的繼承人的名字怎么那么熟悉?!

    科貝特......科貝特......科貝特!!!

    這泥城疫站的先人,與那王國的重器科貝特之翼有什么聯系!

    秘密沒有解開,反而更加深不可測了。

    齊煜心里隱隱有一種感覺,從此刻開始,這里已經發生或將發生無數的事情,而這些事情,橫跨數十年到數萬年不同的時空,將未來攪成一鍋粥!

    咬了咬牙,齊煜又邁開了步伐:“哈,我要進去看看!”

    那位王神之像近在咫尺,齊煜相信有無數的線索等著自己去發掘。

    “齊!不要!我怕......”

    哈的手將齊煜的手臂抓得緊緊的,生怕他再重蹈覆轍。

    齊煜沒有管哈,卻也沒有冒失地闖進去,因為......他根本進不去。

    黑沉沉的大門有兩層樓那么高。厚度不知凡幾。

    齊煜用盡了力,也難動分毫。

    嗯?齊煜用懷疑的眼神回頭看了看哈和其他的人,卻看著他們也納悶。

    “對了!”哈也有些疑惑,當日他們進去怎么那么容易?

    只是那一瞬間,哈的腦子里閃過一道靈光!

    他記起來了,當初進去的這里的時候,開門的,正是那名本代的科貝特!

    那名科貝特在哈的頭環找到了他之后,海勒斯就讓他直接來到了這里。

    開門的是他,關門的是......

    沒人關門!

    哈的心里此刻震驚的無以復加!

    齊煜哪里知道這一連串的東西,不過他有更多的辦法。

    辦法就在于,他頭上同樣假冒濫造的頭環里。

    “涅槃。”

    齊煜的思感飛速傳過,驚醒了戰盔里的家伙。

    “什么事?齊?”

    涅槃回答的有些遲緩,但算快地的回應了齊煜。

    隱隱約約已經知道涅槃身上發生什么事的齊煜,嘆了一口氣。

    這樣遲緩的涅槃,已經算是證實了齊煜的想法,這是退化啊。

    所以涅槃才能回來。

    所以現在齊煜與回歸的涅槃沒有以前那么默契。

    所以,齊煜愿意慢慢地向這傻了的智能慢慢解釋。

    早點回來,涅槃!

    齊煜心里沒有任何猜測,涅槃的回歸其實已經被安排的明明白白,但是他還是抱有一絲絲的期望。

    畢竟那是他的朋友。

    默契也好,小脾氣也好,齊煜早就把涅槃當做自己的朋友了。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赢现金可提现 体彩江苏7位数中奖奖金 北京11选5手机版走势图 陕西11选五今天开奖 彩票类型和玩法 外盘期货配资公司 湖北11选五开奖结果查 贵州十一选基本走势图 中国联通股票吧 黑龙江11选五5前三直遗漏 娱乐电玩城娱乐 好彩1预测 美国股票指数行情 内蒙古快3走势图500期 甘肃快三带跨度走势图 河南省11选5开奖结果 江苏快3在线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