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二十五章 神罰世界×不可拒絕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ifkwip.icu

    “你說,你從密林中出來,跳下冰川,之后出現在神罰之原。”

    “你不用擔心,我只是好奇,因為除了尋找某些上供給女王的禮物,其他的時間我們很少去那里,去那里太遙遠了,我們的糧食不夠,太少人去也不夠安全。”

    “如果有你帶來的那個東西,我們有信心去更多次神罰之原,找到更多上供給女王的禮物,為家里的人們換回更多的生存的必需品,供應我們這些戰士,部落里已經拿出了最大的努力。”

    左賽一邊像平常一樣啜飲著嗖酒吐著渣,聽齊煜用已熟練不少的部落語言述說自己的來處,不時地回應。寬敞的房子里,幾盞高聳的油燈照的屋子通明。

    相互印證探討已經成了左賽和齊煜每晚的必修課,艾柔總是會在一旁嘴里嚼著什么,默默地看著兩人交流,烏黑發亮的眼睛里蘊含著笑意和幸福。

    ————

    左賽口中的那個東西,不是齊煜的筒棍。

    那東西其實已經無法使用,這是齊煜和左賽確認的。齊煜猜會不會是供能沒有了。強大的高能聲波武器,應該不是像普通槍炮那樣使用子彈。但兩人都無法拆除這筒棍,因為筒棍上面除了可以扭動的接縫和筒口發出聲波的地方,其余的地方都沒有可拆的地方,光滑無縫。

    齊煜帶來的壓縮干糧,才是左賽最渴望的東西,可惜這玩意,齊煜也玩不轉,僅存的兩塊被艾柔煮了一塊之后,剩的一塊已經被還給了齊煜。這東西無論是對艾柔還是對左賽都有致命的吸引力。

    左賽的本意是讓齊煜離開,齊煜的來歷看起來充滿神秘,但并不是無跡可尋。

    齊煜那自以為普通的生活習慣,以及身上的東西,都無不說明齊煜來自更加強大的地方,最起碼飲食無憂物資充沛是肯定的。這塊土地上只有女王的眷屬和高等官員的部落屬地,才會具備這樣好的條件,而王國最強大的力量也掌握在他們手里。

    齊煜的容貌跟左賽一樣的黃色皮膚,卻更加淡。盡管齊煜手腳的位置有些粗糲,但給他收拾傷口時左賽發現齊煜的面部和肌肉都非常的白皙飽滿。這不是美丑的問題,這是生活水平的問題。

    再加上與神秘怪獸戰斗的經歷,和攜帶的筒棍武器,齊煜的身份簡直呼之而出。

    只是不知道何種原因,齊煜有所隱瞞。齊煜給左賽看的照片上,鮮艷的色彩,一家三口的看起來尊貴閑適的衣料,還有三個人的氣質,左賽只有在進貢時遠遠看到的貴人們身上出現過。

    現在齊煜留下來,左賽希望齊煜能與艾柔在一起留下后代,他們的后裔能夠為部族帶來更多的資源。更何況齊煜在一個月前表現出的實力足以懾服大家,也能夠為部族填補更加強大的力量,齊煜對事情的冷處理,讓左賽覺得齊煜更是來路非凡。

    唯獨有一些東西,左賽有些擔心。

    ————

    “齊,神罰之原,并非神降下懲罰的地方,而是神被罰的地方。”

    “那些黑色的石粒是神的灰燼,無邊無際的灰燼。”

    “而神與神之間的戰斗中,我們過于渺小,無法保持自身,只能祈求命運。”

    齊煜端著與左賽一模一樣的小酒壺,聽到左賽說出的話有些發愣。什么神啊,罰啊,這里不是活生生的世界嗎。即使是神,在這個世界也要遵守這個世界的規則吧。

    之前的無形怪物,盡管之后影跡無蹤,但被自己創造機會重創是個事實,自己是什么人,是一個沒有經歷過任何戰斗訓練的普通人。而且在齊煜的世界里,網上最不缺的就是怪談與八卦,而自己的民族更是傳說與英雄輩出的民族,珍惜過去更放眼將來,這個民族前進強大的步伐從未停止過。

    所以聽到左賽的講述,齊煜并未有所驚訝,將壺里的酒一飲而盡,又客氣的雙手將酒壺遞給一旁的艾柔,艾柔小姑娘立即眉笑顏開地接過酒壺,重新拿旁邊更大的雙耳罐給齊煜斟滿。看的左賽和齊煜抬頭紋都更深了。

    讓左賽更頭痛的是,還有齊煜一個月前的爆發,像極了左賽擔憂的某些東西。

    盡管一個月來,齊煜一有時間就與左賽和士兵泡在一起鍛煉學習,并沒有發生什么。但左賽仍然很擔心,不被控制的力量是災難,戰士們有限的接納了齊煜,并非尊敬,而是害怕。

    在左賽的記憶里,很久之前更遠的部落里,殺了很多怪物驍勇善戰的戰士,在雷電交加的夜晚瘋狂地殺了半個部落的人,導致女王派遣了最神秘的禁衛軍去處理。

    聽了左賽分享的記憶,齊煜也有些沉默。與惡龍纏斗過久,自身亦成為惡龍;凝視深淵過久;深淵將回以凝視。

    只是如果因為害怕,就不去做,這不是齊煜的風格,大不了一個人上路。

    “左賽,這次獸咆季,我也去吧,然后獵完王供,我一個人想去冰川那邊看看。”

    齊煜飲下最后一杯嗖酒,卻未再向艾柔遞出空杯。擦了下嘴角的余沫,齊煜鄭重的向左賽請求。

    ————

    “好”“不行”

    兩個聲音同時出現在齊煜耳邊,齊煜有些愣怔。

    左賽攔住又要阻止齊煜打算的艾柔,臉色也嚴肅起來,重重的重復了自己的決定。

    “好,就這么定吧。”

    雖然是首領,但艾柔還是選擇相信左賽的話。

    左賽并非有多在意艾柔的情緒,繼續向齊煜說道。

    “獵完王供,我們自己會押送王供去我們的都城,在那里我們可以看到鳥兒也難以落足的尖塔,暢飲比這嗖酒更香甜的酒,女王會召見我們,贈以讓部族更多的糧食和財富。”

    想拿這些誘惑我,門都沒有,齊煜面無表情的看著對面的老狐貍。

    老狐貍對齊煜的眼神毫不在意,繼續炫耀自己的見聞。

    “你知道嗎,王宮里有很多神奇的東西。有一次,我在女王的宮殿里見過,某位向她說明工作的士兵手上,寬大的莎草紙,黑色的字,跟我們用的不一樣。”

    “我還記得,莎草紙上,寫著一個你已經學過的米數,米數,記得嗎?在那個米數旁一個黑色的文字讓我很深刻,也是很簡單的文字呢,大概是這個樣子。”

    左賽先是伸出兩個巴掌,舉起十個指頭放在齊煜的面前,在空中花了個拱門的符號,這是米數,齊煜認得。

    隨后又收起了巴掌,將兩根食指橫豎交叉在一起,這是莎草紙米數旁的文字。

    “對,就是這樣的形狀,那個簡單優美,黑色神秘的文字,跟你圖畫后的文字像極了,”

    看著被這消息震的站了起來的齊煜,左賽最終收起了所有的溫和,再無妥協地向齊煜說道。

    “所以,你不想去嗎。”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赢现金可提现 体彩排列五走势图表连线图表 重庆幸运农场手机版下载 爱彩乐河北十一选五 泳坛夺金组选中奖规则 炒股开户流程 广东十一选五准确计划 狐仙时时彩计划手机版 广西快3走势图一定牛 江西快3走势 炒股融资系统ˉ杨方配资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 今日股票个股分析 吉林11选五怎么算中奖 陕西快乐十分遗漏数 福彩3d试机号分析 今晚河南22选5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