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十五章 新死法×新王諭(周末愉快)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ifkwip.icu

    密集的雨水貼著諭塔的邊界流了下來。齊煜加速幾步,沖進諭塔的范圍,扭頭,身后迷霧中一條條弧形的白色細絲閃現,是那詭異雨水敲打在諭塔邊界上的痕跡。

    白色的細絲不斷向上延伸,直到一塊巨大白色的形狀貼著穹形邊界的上部出現,隨即又消失了,就像是一塊慘白的人臉貼在透明的玻璃窗上,擠成一團的樣子。

    看著那東西的印跡消失,齊煜略微舒了一口氣。

    “齊。”

    穆特他們在催,齊煜扭頭一看,邊界的里面面目全非。

    一片片黑色的像原油一樣的液體,從邊界一直延伸到諭塔的基座上。這些液體在天光的照映下,反射著詭異的光澤,并發出下水道一樣熏人的味道。

    一灘接近諭塔的黑色液體中,浸泡著幾團灰白的東西,一動也不動。

    艾特制止了其他人的輕舉妄動,拿著矛謹慎地走了過去,用矛尖輕輕捅了下其中的一團,并沒有什么動靜。

    用刺矛伸進去更深一點,艾特感覺軟趴趴的那團東西里好像有什么東西。撥弄幾下,那東西就拖著一團黑色的東西出現在眾人面前,那是一團黑色的頭發,裹著一個黑灰色的頭環。

    難道每一團這種灰白的東西都是一名戰士?

    齊煜數了數,有七八團,難道之前有一只隊伍,在這里被消滅了。齊煜心中疑惑,看向兩側的兩兄弟,讓兩兄弟都撥了一下,確實,每一團里面都有頭環。三人心中大駭!

    “齊!”

    是穆托的聲音!

    齊煜三人急忙扭頭看向聲音的方向,穆托就在不遠處,驚恐的指著另外兩坨白色的東西,就在諭塔的邊界之外不遠的地方,齊煜他們剛沖進來的地方。

    齊煜遠遠招呼穆托離開那里,帶著兩兄弟走近,隔著邊界向那兩坨白色的東西看過去。

    兩張皺巴巴的人臉攤在那些東西的最上面,眉目間有著熟悉的感覺,好像是那兩位泯者。

    “他們從上面一下子貼著下來了。”

    穆托一只手在身后忙個不停,一只手指著邊界的上方,臉上露出難過的表情。

    部族里朝夕相處的戰士變成這個樣子,誰都不想。

    看著頭上幾片貼著邊界的白影不時的閃過,齊煜感覺自己又回到了那片逃亡的雪林。

    戰友的血霧在揮灑,眼前熊熊的樹炬在哀嚎,低沉的囈語在徘徊,進退兩難。

    現在部族戰士被剖腹,左賽生死未卜,王諭上的警告,故境重現。

    眼前兩位勇敢泯者的身體就這樣被褻瀆,還被拿來示威。

    齊煜的身體冰冷,血液卻仿佛在沸騰。

    強逼著自己冷靜了下,外面空中不僅有殺人兇手,數量也增加了,齊煜不能任憑自己的性子亂來。齊煜強逼自己冷靜下來,至少眼前這三條年青的生命,一定要安全的帶回去。

    拉過三個仍然看著泯者遺物發呆的家伙,齊煜向諭塔走了過去。

    看了下塔上黑黝黝的空洞,左賽血肉全無的手掌仿佛在齊煜眼前閃過。

    不理這些思緒,齊煜一邊從懷中掏出那本黑色的小冊子,一邊問向旁邊看著自己手欲動不敢動的穆托。

    “那些書寫的工具你帶了吧?”

    穆托頓時手不亂動了,趕緊點點頭,從身上的行李托架上取出羽管筆和莎草紙,然后放下行李趴了下來,那一瞬間穆托松了一口氣,左賽,你沒看錯人。

    何墨和艾特看到齊煜的動作,也迅速警戒起來,機敏的盯著四周。

    三人好像同時突然有了主心骨,被一連串的打擊弄得筋疲力盡之后,身上再次充滿了干勁。

    齊煜按照左賽的交代,首先抄下冊子扉頁第二行文字,這是任務回復的抬頭。

    羽管筆沾著紅色的礦墨,在莎草紙上書寫著往日熟悉的文字,一行字抄完,齊煜的心反而更加鎮定下來。

    想了想不太熟悉的王國語言,齊煜用剛學了不久的文字寫下了另一行。

    “按王諭,已到達。再請王諭。”

    書寫完畢,齊煜吹了吹字紙,卷了起來,捏在手上,走近諭塔。

    穆托收拾好筆墨,見齊煜走近洞口,伸手要做左賽以前做的事情,急忙沖過去攔住,口中大叫:“齊,讓我來!”

    正在警戒的兩兄弟聽見穆托的叫聲,回過頭來見狀面色一驚,對望一眼,同樣沖了過來攔住齊煜:“讓我來吧,齊!”

    齊煜對三人搖了搖頭,牙一咬,將手臂伸進了洞里。

    洞里的感覺很奇怪,齊煜瞇眼去看,黑暗一片完全看不清。

    最先的感覺是一股氣流從下而上掠過自己的手臂,溫暖,干燥。

    然后是整個手臂從手肘到捏著紙條的手掌感覺被完全固定住了,某種強大的外力,手上的皮膚卻沒有觸感。

    再然后,手肘仍然可以感覺到前半部分手臂的存在,但再也沒有任何感覺從前段手臂傳來,前半手臂完全沒有了知覺。

    最后,齊煜覺得自己的手臂從出生到現在,就應該只到手肘。但是齊煜大腦卻用明顯的記憶駁斥齊煜這突然出現的認知,告知齊煜,之前你長過手臂這玩意兒。

    這矛盾的交錯讓齊煜的頭劇痛起來,讓齊煜不禁發出痛苦的叫聲。

    侯在一旁的三人立刻緊張起來,又不敢大聲叫嚷,只能看著齊煜,腳下著急的走來走去。

    齊煜忍著大腦中嚴重的不適感,向大家點了點頭,正待給大家一個安心的笑容。

    “啊!”

    一股持續的割痛突然傳來,手臂仿佛從虛空中又回到了它應該在的地方。

    還好沒有削肉剔骨,因為齊煜感覺到手中仍然有抓著字紙的感覺,劇痛之余竟然有點慶幸。

    靠著諭塔,痛的滿身大汗的齊煜坐了下來,伸進去的左臂全是細細的口子,不深卻流了不少血,穆托已經替他包扎好了。

    展開莎草紙條,齊煜看到抬頭就是冊子扉頁第一行的字符,拿冊子對了一下沒有問題。接下來的文字很簡單,又是一個諭塔的位置。

    齊煜感覺到有些荒謬,這諭示莫名有著警匪片既視感,警匪片?那些日子好遠了。

    這是被女王綁架了嗎,齊煜苦笑了一聲,將字條傳給其他三人。

    “齊。今天怕要趕不及了。外面還有那些東西。晚上我們在這里歇一晚。”

    穆托和何墨兄弟三人看過紙條后意外沒有退縮。

    齊煜抬起頭看著他們的眼睛,除了疲累沒有發現一點猶豫。

    “好。大家吃點東西,兩人一班,靠著塔壁輪流歇會。”

    “明天一早,我們一起去下一座塔。”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赢现金可提现 1一35中对应码怎么算 内蒙古快三技巧 腾讯分分彩是官网开奖 广西快三最多多少连出 宁夏11选五前三直选走势图 秒速快三骗局 近期上证指数行情走势分析 贵州11选5前三直选遗漏 盛富配资 北京pk10全天计划 阿里巴巴股票行情 月均值 贵州快三推荐号码今天 腾讯分分彩杀一公式 莆田配资炒股 广西快3人工计划网页 河北福彩排列五走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