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三十九章 霧之旋渦×殺陣×取水吧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ifkwip.icu

    踏!踏!踏!踏!

    滿布黑水看不清模樣的戰靴急速踏過,隨即就是尖細的瓶底高蹺越過。

    一片片黑色的石米帶著濃稠的黑水被帶起四濺,細小白影緊追其后。

    這謎一樣的黑湖終于等待不下去,要吞下急速行軍的小隊。

    “最后一顆!”馬克在前面大聲地吼道。

    齊煜已經看不清馬克的身影。不知不覺,小隊身邊的霧已經非常濃厚,看來已經進入了霧之旋渦的外圍。

    旋動的濃霧拂過臉上,濕潤的一片,讓壓陣的齊煜感覺到一陣不安。

    不對!毫無阻攔的任由自己這隊清理前進,什么時候,這黑湖也學會誘敵深入了。

    “向何墨靠攏!”齊煜話語果決冷靜,短短數月的急劇遭遇,足以把他的心煉成面對戰情時冰涼的鋼鐵。

    嗡~嘎~嘎~嘎~,前面的屠凡又開火了。嗡~嘎~,又是一次。

    還是不對,非常不對。這次開火明顯短促的多,是屠凡在強力集火!

    齊煜的注意力立馬集中起來,前鋒接敵了。馬克是重點,不能有失。

    “馬克!”

    “我沒事!”

    馬克的聲音從前面傳來。

    “是夜尅!小心點!”

    這是何墨的聲音,聲音中帶著焦急。

    夜尅來了,可是自己這方情勢不妙,這霧太濃,自己這些人已經被誘入到這么深了嗎。

    齊煜這才注意起身邊的霧來。手臂之外不知道什么時候再也見不到其他人的身影,只聽到前面不遠一時間嘈雜起來的聲音!

    有鈍器擊中的聲音,那是何墨的盾!有尖細刺耳的聲音,那是艾特的刺矛!還有敲擊金屬的聲音伴隨著短利的開火聲,那是馬克的屠凡!

    再然后就是不停歇的嘈雜嘶吼,獸嘶越來越大,那是該死的夜尅。

    不知不覺齊煜的眼睛越發狠厲明亮,戰局突變,須肅殺以待。

    “穆托!”冰冷高昂地聲音從齊煜口中傳出。

    “在這里!”左前方傳來穆托急不可待的回答。

    齊煜幾步跨了過去,穆托已處在三人緊緊的保護下,兩頭高高的白影正聳立在前,白厲的臂刃不斷地舉起落下!

    何墨的巨盾已經橫起來了,這樣才能顧及到身后掩護的面積,只是他身上掩護重點部位的鎧甲已經被撕出長長的裂口。

    艾特拼命的舉起刺矛,抵擋著夜尅源源不斷的偷襲,幾次在毫厘之間戳斷夜尅那偷襲的魔觸。

    馬克是核心戰力,此刻看來不負眾望,正不斷端起屠凡反擊夜尅鏈刃的襲擊,還好屠凡夠結實,絲毫不遜色夜尅的利刃,并集火反擊。

    只有穆托端著門徒壹型有點不知所措,霧太濃他瞄不準,甚至盲擊開火都忘了!

    “泰芙努特之目!快!”齊煜厲聲吼向穆托。

    “泰芙努特之目?......好!”穆托總算從震驚中脫離出來,取出綠瑩瑩的寶石手忙腳亂地遞給齊煜。

    “不用給我!直接開始取水!”齊煜瞪了穆托一眼,奪過穆托手上的門徒壹型,扣動扳機,向眼前白影那狂觸亂舞的頭部掃射而去!前面三人已經捉襟見肘,在黑水完全淹沒這里之前,齊煜必須加入戰斗,不然敵人會更多。

    只希望穆托這呆子能聰明一點,齊煜心里有些擔心。

    ............

    穆托不是呆子,還很聰明。

    脫離了一時的震驚,穆托馬上反應過來齊煜的意思。

    飛快的取下頭環,將泰芙努特之目放置在頭環的正中,穆托盡力將懸浮著寶石的頭環舉過頭頂。

    泰芙努特之目的光芒大盛,眾人身邊的迷霧飛速向寶石匯集,清澈的水流從穆托頭上源源不斷的流下。只是這霧之旋渦實在是太大了,迷霧根本抽之不竭!

    暗壓壓的迷霧更加快速的聚攏過來,如山如海,如云如瀑,此刻都匯集到穆托的頭頂,好似穆托托起了整個天空!

    這霧之旋渦再怎么補充,也不能改變一個事實。

    戰場的視野被齊煜的隨機應變飛快的打開了!

    齊煜不停地點射著夜尅的頭部,艾特的刺矛和何墨的巨盾是眾人最前方的抵擋,決不能倒下。夜尅口中的魔觸和臂刃在不停的狂舞,試圖找到兩兄弟的空隙,可以隨著不斷的音速之矢沒入口中,只能無奈的倒下。

    不僅僅是它一個,它的旁邊身后十幾具帶著巨大殘缺的夜尅白影,正在消失。不知不覺,眼前的夜尅已經被打退!

    眾人暫時出了一口氣,只是大家身上的傷痛和疲憊難以掩蓋。

    何墨高大的身軀尤其是上半身和上臂,即使有著厚鎧的覆蓋,也難擋夜尅利刃的揮刺,鎧甲下看不見的傷口正滲出血來,沿著鎧甲的邊緣滴落。

    艾特的手臂上也被魔觸和利刃留下血肉綻裂的卷痕和劃口。唯一完整的就算是馬克和齊煜了,這是小隊的核心殺傷力,要是兩人倒下,就全完了。

    短暫的間歇,搶分奪秒地大家準備起下一場的戰斗!

    穆托看著齊煜看過來的眼神,堅定的點點頭,不到最后一刻,絕不放下手中的寶石,沒有殺傷力的泰芙努特之目,卻是戰局的關鍵。

    只是穆托堅毅的身影和頭頂灼灼地綠光相襯映,這情形讓齊煜莫名地想笑,心里也輕松了些,手上拆卸起門徒壹型,將身上自己和艾特的槍里的電池取出,遞給馬克,只留下穆托那只戰斗。

    馬克一陣驚訝隨即狂喜。這意料之外的電池,足以應付下一陣戰斗。看來可以帶著身邊這些家伙一路殺到夜尅的老巢了,馬克眼中閃過渴望的火熱。

    齊煜沒有顧得跟馬克說話,拔出短刀,在身上的麻布服上撿干凈的地方,割下幾塊麻布,走向何墨兩兄弟。一直抵擋在最前方的兩兄弟,在這戰斗間歇也沒停下警戒,死死地盯著更遠處伺機而動的白影。

    “怎樣?你們撐得住嗎?”齊煜的話語很清冷,將手中的布條纏上艾特血水淋漓已經看不出衣服和肉的手臂,布條有點臟,但是先抗住眼前再說。

    “沒事。對了,齊,最后的王供,能不能讓我來取,以往都是老左賽干這事,這次讓我來好不好?”

    艾特盯著遠處,話里透露著顫抖的輕松,任由齊煜把自己的手臂纏好,穆托現在動不了,齊煜的包扎雖然不那么標準,但是傷口感覺好很多。

    齊煜包扎完拍了下他的肩旁:“行。”

    沒再理得到應允開心不已的艾特,齊煜走到何墨身邊。這沉默寡言又無比堅強的漢子,貓在巨盾的后面從盾眼里觀察著遠方,渾然不覺身上的傷痛。

    夜尅在何墨胸甲上部豎起護衛脖子的地方,留下一道觸目驚心的斬痕,脖子上還有半圈被魔觸勒過的傷痕。齊煜仔細看了看沒什么事,拿布包好,就想看下何墨胸甲下的情況。

    何墨讓過,扭頭平靜地看了下齊煜:“齊,我沒事。待會戰斗起來,顧不上你,一定要小心。”

    齊煜沉默地點點頭。瞄了下馬上就要聚攏過來的黑水,齊煜招手讓馬克和穆托過來,將兩人夾在中間,死死盯著遠處鬼鬼祟祟的東西,口中對小隊發出第一道命令。

    “列陣!準備突擊!”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赢现金可提现 配资平台跑路了,投资人如何举报立案 安徽快3预测 河北十一选五直选遗漏 舟山飞鱼体育彩票 2013年上证指数数据 吉林省快三走势图今天 幸运农场快乐十分预测 上海11选5最聪明的玩法 中国股市哪几个指数 龙江p62开奖结果 广西快乐十分和值推荐号码 腾讯分分彩任选二漏洞 加拿大快乐8直播网站 双色球 2020044 江苏十一选五前三组 排列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