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四千三百九十二章 盤古幡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ifkwip.icu

    第四千三百九十二章    盤古幡

    頭頂烏云層疊,仿佛近在咫尺,滿是壓抑和沉凝,腳下怒海興濤,出現了一個又一個激烈卻幽暗的漩渦,牽扯得自己遙遙下墜……季興茫然看著四周,不明白為何突然置身于了東海極南,有種惶恐莫名,大難當頭,在劫難逃的感覺。

    嘩啦!

    伴隨著巨大的轟鳴聲,浪潮涌起何止百丈,險險就將季興吞沒,而他的目光發直,藉此看見海底在一層層的坍塌,似乎開始了徹底的崩解,數不清的深海之物毫無反抗便成為了尸體,尸體旋即灰飛煙滅。

    這樣的毀滅向著四面八方蔓延,仿佛要波及整個真實界,濃郁的黑意彌漫,幽暗里藏著一只只讓人頭皮發麻的邪物。

    “這就是羅教宣揚的紀元終結,末日之時?”季興心頭忽地冒出了這個想法,更加恐懼莫名。

    就在這時,他發現自家手中有著兩件之前從未見過的事物,左手是一個普普通通的木匣,輕飄飄似乎沒裝著什么東西,右手則握著一塊半人高的古老石碑,上書“玉虛趙洛”四個上古篆文。

    “玉虛趙洛,這不是師祖的名諱嗎?”季興仿佛想起了什么,靈光一閃,猛地將那塊石碑與普通木匣扔向怒濤不止的海面。

    兩件事物沉入大海,風浪當即平息,海底的層層坍塌也得到遏制,變得緩和,末日景象為之一空。

    “真有用!”壓抑一除,季興體內涌起了狂喜之意,忍不住大喊了一聲。

    隨著這聲呼喚,他一下清醒了過來,剛才所見盡數褪去,眼前是草屋內簡樸的環境,自家師父正盤腿而坐,吞吐著清晨第一縷紫氣。

    這個時候,之前的記憶慢慢回到了季興的腦海,昨日拜過祖師元始天尊與師祖元皇天尊后,自己便正式列入門墻,得知以往修煉的不知名功法是“截天七劍”總綱的衍化,當真驚喜過望,于是留宿在此,請師父教誨與指點,直至半夜才打坐修煉,誰知竟做了一個噩夢!

    踏入外景后,我連正常夢境都少有,何況噩夢……季興微微皺眉,心底充滿了疑惑,目光隨意打量著周圍。

    突然,他目光一凜,看見元皇師祖的神像前擺放著一個普普通通的木匣,下方斜靠著一塊半人高的石碑,古老之味溢于言表。

    真,真有這兩件東西……季興嚇了一跳,本能看向師父何暮,卻見他雙眼半開半闔,依舊專注于修煉,對外界的事情毫無察覺。

    疑惑,期待,驚愕,種種情緒混雜,季興小心翼翼靠了過去,伸手觸摸著那塊半人高的石碑,與夢中所見不同,上面沒有任何篆文。

    剛有接觸,石碑就陡然縮小,化作巴掌大,落在了季興手里,那普普通通的木匣也隨之滑落。

    季興接住木匣,心底有了一個猜測:

    “難道是師祖入夢借點?讓我將這兩件事物投入東海極南?”

    “那里看起來是真實界最薄弱之處,九幽的侵蝕與末日的來臨會從那里開始?”

    念頭起伏間,季興將兩件事物藏好,等到師父何暮吐納完畢,試探了幾句,見他全無知曉,于是瞞下了此事,繼續接受指點。

    過了半月,季興呼朋引伴離開了出生的小島,然后找了個借口脫離隊伍,悄悄南下,直奔夢中所見的東海極南之處。

    經過傳送與飛遁,那片海域出現于了季興眼底,高空蔚藍,萬里無云,晴天萬里,不見半點預料的烏云壓頂,而海面舒緩起伏,魚躍船行,毫無夢境里天地崩塌、末日降臨的樣子。

    季興皺眉看著這一幕,想了半天卻毫無頭緒,最終決定不管其他,將兩件事物沉入海底便可。

    拿出石碑,看到上面沒有文字的空白,季興想了想,伸出手指,嘗試著書寫。

    觸感冰冷,手指鉆入,季興龍飛鳳舞,寫下了“玉虛趙洛”四個上古篆文,接著將它與普普通通的木匣投向了海面,看著它們一沉一浮。

    沒有任何變化發生,季興等待良久,終于搖頭離開。

    他的身影剛剛消失于這片海域,半空卷起旋風,探出了一只毛絨絨的手掌,抓攝起那普通木匣。

    來者正是九靈元圣!

    在它過去看守九幽時,曾經得到過趙富貴一段消息,今時今日于此拿走木匣,交給青帝!

    木匣非用特殊材料制成,內里的狀況已浮現于九靈元圣心頭,空無一物,空空如也!

    這是什么暗示?九靈元圣一邊揣測單純木匣代表的含義,一邊深深看了一眼沉入海底的那塊石碑,身影閃動,回到了扶桑古樹界域,見到了青帝。

    青帝接過木匣,打開蓋子,暴露出里面的空空蕩蕩。

    就在這時,隨著扶桑古樹氣息的散入,空蕩忽有晃動,蕩起了一陣漣漪,似乎有一枚未成形的虛幻果實浮現可又什么也沒。

    “無中生有……”九靈元圣目光沉凝,心頭陡然冒出了這個想法。

    ………

    趙富貴端坐九幽漆黑山峰之頂,時不時引來誤入九幽的生靈,讓他們送著一個又一個的青綠玉匣去扶桑古樹界域。

    當然,沒有一個能成功送到,僅是掀起了一次又一次的各方勢力大神通者較量。

    不知過了多久,他突地睜開了始終緊閉的雙眼,眸子幽幽暗暗,仿佛包容著萬事萬物,就連時光也沒有例外。

    這個時候,兜率宮內忽有光焰騰起,一方羊脂玉雕成般的盒子從三十三天外直接墜入了九幽,落到了趙富貴身前。

    接住玉盒,緩緩打開,一面似幡非幡、似斧非斧的旗子出現于了趙富貴眼中,它彌漫著絲絲先天混沌之氣,看似沉重又異常虛幻,兩大最初根源般的道紋書寫著名諱:

    “盤古!”

    盤古幡!

    元始天尊的最強神兵!

    不過趙富貴眼前的只是虛幻大道衍化,非是正品,可古老滄桑之意不遜色半分。

    這是元始天尊斬出的“開天果”?就像當初的“道一印”?直到今日才給我,是擔心我拒絕,不愿承擔嗎?趙富貴目光幽深,不見半點波瀾,右手探出,握住了這具現的盤古幡,運轉了無極印。

    又不知過了多久,也許是三年五載,盤古幡已是不見,趙富貴給人的感覺愈發飄渺。

    他緩緩起身,忽地望向了九幽之外,望向了陰曹地府,真空家鄉,看到了那輪皎潔圓滿的明月。

    視線突有交觸,九幽之外的虛無陡然沸騰,接著歸于了混沌。

    昨日之債,今朝來討!

    趙富貴背后出現了一刀一劍,刀是霸王絕刀,劍是人皇之劍,兩者交叉,紫光與淡金共舞。

    他緊閉嘴唇,神情漠然,背刀負劍,一步一步向著九幽之外行去,對自身的行動似乎全無隱瞞,要光明正大掙脫苦海,亦未等待彌勒沖擊彼岸的契機來臨。

    至于彌勒會不會把握這個機會,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兜率宮,妖皇殿,極樂世界,菩提凈土,真空家鄉,靈山峰頂,以及扶桑古樹界域,一道道高渺難測的目光注視了過來。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赢现金可提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