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一百八十三章 大結局的路上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ifkwip.icu

    仿佛怪獸電影里,結束了漫長的串場劇情之后終于動起來了的大怪獸一樣。

    化為烈焰鳥的雞好像逐漸習慣了自己被權能所塑造的身體,習慣了自己的力量。

    于是,它最先想到的就是“用一用這個力量”。

    “貴様!”在這個不知道為什么謎之像臟話的鳴叫聲中,火鳥舒展自己的翅膀。

    一道七十米粗的火焰立刻向下方投射了下去。

    原本城市之中的居民就處于高度緊張之中。這種看上去毀天滅地的怪獸讓每一個人的心里都充滿了恐懼。而現在,火鳥的“攻擊性行為”則將之引爆。原本,因為某個斗魔偽裝警察的死亡,加納科喬就失去了大量的警力,已經無力維持秩序。然后,融化的大樓、劃破天際的隕石……這每一件事都在成真的居民心中加上了

    恐懼的砝碼。這個城市早就陷入了動亂之中。所有看到這一幕的居民不顧一切的沖出庇護所,沖到街道上。然后這種動靜將更多藏在深處的居民給引了出來。往日為了保障自身安全而設置的路障此時此刻竟成為了致

    命的陷阱。不斷的友人撞在路上上,還沒來得及反應就被后面的人壓在路障上。很多人就這樣連路障一起被推倒。

    隨后,就是幾十只、幾百只腳落在身上。

    只有很少一部分法師及時構建了防御的魔法,才從這種災禍之中挺了過來。

    那雞卻覺得這很有趣。又是幾道火線散開。于是,龐大的摩天樓頓時燃燒起來。那高達千米,甚至比山還要巍峨的巨型建筑,原本就是防火材料構建,而且有非常全面非常完善的消防系統。但是,那是原本。加納科喬人在占據了那巨型建筑之后,就

    添置了若干不符合《巨型建筑消防安全條例》的內置物,另外,加納科喬實際上也沒有手段將水泵到數百米高的地方,這摩天樓的消防措施,大半都是廢弛的。

    只是依靠著法師的力量,才一直維持。

    而現在,在這天災怪獸面前,法師們也選擇避難了。

    或是蔓延。

    “貴様!貴様!貴様!貴様!貴様!貴様!貴様!”

    雞興奮的潑灑火雨。地面上火焰越大,他越是高興。只不過在過去,它體能有限,能夠調用的奇跡有限,而且還要顧忌火焰燒光自然環境的狀況。

    而現在,它可以盡情的宣泄了。

    “奧倫米拉!”遙遠的地方,奧巴塔拉尖叫:“這是怎么回事?奧倫米拉!”

    但是奧倫米拉并沒有回應。這不是說奧倫米拉不知道奧巴塔拉想要說什么。實際上,奧倫米拉一開始就聽不到奧巴塔拉的聲音。只不過奧巴塔拉的話語會寫在這里,所以奧倫米拉一直都能看到,僅

    此而已。

    奧巴塔拉在“這個”時間點,也在看著這里。在“讀者”閱讀這一行文字的時候,他的眼睛也會掃過這里。

    只是,他已經前往下一個劇情發生的地點了,他和奧巴塔拉之間的距離已經遠遠超過“傳心”這種低級魔法的極限了。

    他知道奧巴塔拉在想什么,只是沒法說話了而已。

    奧巴塔拉暴跳如雷。他是造物者,更是弱者、殘疾人的保護神。對于他來說,人類應該是用來保護的對象才對。而這只雞的表現已經超出了他的預期。他想要詢問奧倫米拉這究竟是怎么一回

    事,但是奧倫米拉卻遲遲沒有回應。

    啊,對的,這是一個非常神奇的事情。

    盡管這只雞的力量是奧巴塔拉的權能,但是奧巴塔拉實際上并不能控制這只雞的力量。

    雖然這聽上去有點滑稽,但事實就是這樣沒錯。

    在神話之中,奧巴塔拉自己其實并不知道如何去創造大陸,是奧倫米拉告訴他“將雞放下去”,然后雞自主行動,創造了大地。

    奧巴塔拉可以干涉這只雞的行為,但是干涉的程度有限。

    “可惡……”奧巴塔拉如此想到:“這樣下去不行啊……不行,不能這樣。”

    猴子集中精力,去控制那恐怖的天災怪獸。然后,他身體不穩,居然栽倒在地上。

    貓兒很是好奇的用肉掌拍了拍猴子的腦袋。

    “滾開,貓科動物……”猴子罵道。

    他真的難受極了。不知道為什么,他身體的一部分在好像在鞭撻另外一部分一樣,這種扭曲的感覺讓他難受得無法呼吸。

    “不行……這樣下去不行……那雞會連這座城市……包括這里也燒光的……”

    猴子咬牙對自己說道。

    他的意識向更深處探索,企圖控制這一股原本無法控制的力量。

    納米機群開始回應這個“申請”,構建全新的功能。

    與此同時,地面上的陰影擴張。

    神們通過斗魔的道路,降臨到了大地之上。

    “這是最后的戰斗了,同胞們。”一個聲音說道。

    就在剛才,這些殘存或然神的面前,出現了一堆紙片。上面的內容包括了“夕陽將影子拉長,現在的城市,就是赫胥黎的領域。”“影獸糾纏住了那只雞。赫胥黎正在以一己之力阻礙神話的重現!”“何云婷舉起槍,對準了桑構。這只是斗犬在絕境之中的搏命一擊,她只能期待槍膛內的費鋼子彈可以創造出否定奇跡的奇跡。”“對于人類來說,若是沒有遠程的費鋼武器,那么行走在大地上的奧姆魯

    ,就等于無敵。這位瘟疫的神將會斷送這支小隊的命運——除非他們可以無中生有,造出不存在的戰力。”等等句子。

    這些文字,全都指向了一個事實。

    斗犬小隊正在謀劃什么,想要去阻止造物者的權能被施行。

    而現在,眾神就必須做出點什么,來讓奧巴塔拉順利的進行下去。

    “OK,那么按照預言,奧魯姆,你去西邊,直接開AOE,隨便走就行了,要保證自己的安全,小心一切企圖靠近你身邊的人。”

    “然后是你,桑構,潛伏在電力系統當中吧,發揮你的速度優勢,去搜尋那個女斗犬。只要找到她,你就可以把她逼入絕境。”

    “然后其他人,順著影子去找!”

    陰影之下,幾個神飛快的分開。

    最后,一頭動物望著陰影:“影子,你……”“我認為還是應該要讓桑構去尋找奧巴塔拉。”陰影之中影藏的斗魔低聲說道:“你知道的,我們最大的訴求,就是在奧巴塔拉創造的大地上,一定要有一條地鐵線路。這個

    你沒有忘記吧?”

    “當然。”

    “但是現在奧巴塔拉還不知道需要做一條地鐵線路。”斗魔喉嚨里發出低吼:“為什么不去告訴他?讓桑構發揮自己的速度優勢,快速巡視城市,總能夠找到奧巴塔拉……”

    動物說道:“那是因為你還不理解奧倫米拉權能的可怕之處。”

    “預言的權能嗎?但是,如果我們的行動,也是促成預言的一部分呢?”“不,他的預言是絕對的。”動物如此說道:“你不管怎么做,最終那些字都一定會出現在相應的位置。盡管我們都不大喜歡他,但是他的權能絕對是真實的。這就是無敵。

    既然他告訴過你,那塊大陸上一定會有一條地鐵線路,那么那個地方就真的一定會有。不管你做什么,都是這樣的。”

    這也是奧倫米拉說服斗魔加入自己的重要籌碼。

    斗魔很奇怪:“既然是這樣,那么你們只要聽他的話就好了吧?為什么要自己做決定呢?”“這確實是一個很復雜的問題。”動物搖搖頭:“他的權能盡管絕對,但是卻未必會精準的預言每一件事。我們至今仍舊不知道他的權能到底是基于什么邏輯運作的,到底是有什么用途。但是,只是和他在一起,我們就會覺得膽寒。對于我們來說,最好的辦法,就是在做成這件大事之后,前往不和他發生任何關系的作用的地方,不去當他預

    言之中的人。”

    動物抬頭看天:“有時候我甚至會想……奧倫米拉這個人,他到底是怎么生存的呢?”

    那是黑暗的深處。

    京都純子帶著兩個濕漉漉的小孩,走在黑暗中。

    京都純子的背后貼著兩頁紙,就好像兩張紙做的護甲一樣,胸口則懸掛著一個玫瑰十字,手中還帶著一枚戒指。

    這一枚戒指如果火焰一般發出巨大的光亮,在如同霧霾一般的黑暗之中照亮了周圍。這就是這巨大空曠的黑暗之中唯一的光源。

    小田覺得心里發冷。在那一瞬間,她有一種錯覺,仿佛整個世界,就只有戒指上的天火所照耀的小小一個圓圈,才是真實存在的,而其他的地方都已經消失了。

    這感覺讓她覺得有些發冷。她情不自禁的靠京都純子更近了一些。

    京都純子則有氣無力的將她稍微推開了幾步:“別靠過來……熱啊……”

    這個詭異的地方真的是濕熱無比。

    這也是約翰和小田身上的圣水一直沒干的原因。有一個很著名的特修斯之船的思想實驗。如果忒修斯的船上的木頭被逐漸替換,直到所有的木頭都不是原來的木頭,那這艘船還是原來的那艘船嗎?如果不是,那么在換

    到多少木頭的時候,這艘船就不是原來的船了?

    這個問題其實放到某些祝圣過的液體上,也是一樣的。

    小田和約翰身上的圣水其實是處于一個不斷蒸發的過程當中的。但是,周圍的水汽又在不斷的補充。圣水之中的水分子不斷的在替換。

    但神奇的是,這個過程卻不會損耗圣水被賦予的圣性。

    不得不說,這是魔法之中很神奇的一種現象。

    京都純子又走了幾步,然后差點跪倒在地上。

    “啊……真的……好累啊……”

    ——這個時候就要借用小米常念叨的話了……我只是個文職人員啊,為什么要做這種事……

    “不走了不走了,我一定要休息一下。”

    約翰轉過頭,看著京都純子:“女士,您需要我背著你走嗎?”

    京都純子看著約翰,嘆了口氣:“雖然我在成年人里面算矮的啦,但是你背著我……我腳都沒法離開地面的……”

    小田非常憤慨:“女士,我們應該繼續走下去呀!必須得走下去,不然的話……”

    她的家,她的孤兒院可都還等著拯救呢!

    “你們是不自己上手不知道維持這加護有多累啊!”京都純子晃了晃手上的戒指:“這玩意很消耗意志的啊!”神父的加護著實非常的給力。他們離開孤兒院的結界之后,就有少量怪物沖向他們。但是,那些怪物一沖進戒指的光輝里面,就自動燃燒,以至于三人還沒有看清他們長

    什么樣子,就灰飛煙滅了。

    這也讓三人膽子大了起來。

    京都純子甚至還在這個間隙里,看了看那些地面上的裂縫——就是那些散發著暗紅色的光、好像有巖漿在流淌的縫隙。

    結果那些縫隙只是看起來營造出一種“很邪惡”的視覺效果而已。它們只是在單純發光。

    在那之后,他們就背對著孤兒院,隨意選擇了一個方向遠離。

    然后一直走到現在。

    在行走的過程當中,他們腳下的地面都發生了改變,那些流淌著暗紅色微光的縫隙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現在這種無窮無盡的黑暗。

    黑暗之中,偶爾也會有怪物沖出來。

    但是那些怪物又全部都被神父的加護瞬間燒成灰燼。

    之后迎接他們的就是漫長的步行。

    走啊,走啊,走啊,走啊……

    用夏吾的話來說,就是真的沒什么值得敘述的劇情了。京都純子嘆了口氣:“如果我們現在真的是按照夏吾的那個邏輯在行動的話,那么咱們跑地圖,不管跑得多么苦多么累,都是沒法進入劇情的。這段跑路的過程沒有半分曲折,根本就沒有被‘作者之靈’寫進小說的價值。對于我們來說,這一段路跑長點跑短點都沒問題,最重要的是心理過程……”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赢现金可提现 炒股票新手入门知识 福彩快乐8开奖官网 广西11选5开奖直播 中鼎股份股票 五分彩开奖视频 k8急速赛车 网上娱乐棋牌 达慧投资配资 甘肃11选五中奖规则 大众麻将是什么麻将 白小姐精选一码 股票软件哪个最好用 广东十一选五前三计划 学生无成本网上赚钱 百度吉林11选五 两肖两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