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節目錄 第791章 知我者,師父也

    免∝費∝小∝說∝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www.ifkwip.icu

    第791章 知我者,師父也

    蕭雷掃了眼四周形成墻壁將他們兩人包裹的滾滾煙塵,略顯無奈道:

    “這些迷幻陣障眼法可以撤走就撤走,何必白費這些力氣呢,而且我這次來主要不是來找你們,讓你們背后那個靠山出來吧。”

    躲在滾滾煙塵后的那兩個存在似乎在商討些什么,隨后煙塵散去,從中顯現出兩個身影。

    一個是在知秋城與蕭雷有過“一面之緣”的靈之至高神,還有一個是模樣跟奧林匹斯神山之巔上,居中神座上那位神王容貌一模一樣的魁梧存在。

    蕭雷目光從這兩位存在身上掃過,搖搖頭道:

    “堂堂至高,何苦如此,二位的地位和實力,哪怕是神議會中,任何一個至高拎出來,都沒法跟你們相提并論,為何要淪落到這種地步,干些喪盡天良的勾當呢?”

    身穿神衣面容儒雅的靈之至高神淡淡笑道:

    “蕭道友身負大奇遇大機緣,自身修為一日千里,身后又有高等宇宙的強者庇護,自然無法理解我們這中下等宇宙的螻蟻岌岌可危的處境。”

    蕭雷臉上笑意漸漸收斂,他嗓音冷清道:

    “所以,中下等宇宙,岌岌可危的處境,就是你們出賣整個宇宙,犧牲所有受你們庇護的生靈來換你們存活的理由?”

    身披重甲的魁梧大漢怒目圓瞪,厲喝道:

    “置身事外的黃口小兒,你懂什么?你充其量不過是披著這個世界生靈的皮囊的外鄉人,有什么資格多管閑事。”

    蕭雷笑了笑,也沒生氣,只是看了那身披重甲手持巨錘的魁梧大漢一眼,說道:

    “我這一世生在這個世界,我的父母,我的親人好友是這個世界的生靈,你說我有沒有資格管?退一萬步說,哪怕我不是這個世界的生靈,我看到你們為了自身利益對整個宇宙的生靈痛下毒手,我不能管?路見不平還拔刀相助呢,這個世界三千小世界,蕓蕓眾生奉你們為真神,誠摯供奉,那怕很多人各有私心,但他們的生命是這個宇宙給的,他們的生命掌握在自己手里,什么時候輪到你們來荼毒剝奪了?還真的把自己當成了全知全能的神了?”

    蕭雷言語之中透著一股冷漠,他只是漠然的瞥了一眼這兩個所謂的至高神,心中便涌出一絲殺意。

    “你們這種吃人肉喝人血的東西,算什么神?深淵魔族都沒有你們這么狠毒,人也殺,獸也殺,連一起存在千萬年的真神們追隨者們都要殺,真是好大的本事。”

    那名原本怒不可遏的魁梧漢子聞言臉色微變,剛要出口的話直接被噎得說不出來,倒是他身邊那身穿神衣的儒雅男子笑著拍手道:

    “蕭雷道友,不僅修為高深莫測,口才也是一流,靈,佩服不已。”

    蕭雷瞇眼盯著這個神情不變始終笑吟吟的靈之至高神,心中殺意和怒火越發越發高漲。

    他瞇眼沉聲問道:

    “你注意到的不是你們做得這些滔天罪行,而是我的修為和口才?”

    靈之至高神依舊儒雅隨和,笑吟吟道:

    “蕭雷道友,你還是太年輕了,經歷太少,盡管修為不錯,但還是太容易沖動,等你跟我一樣經歷了千萬年風雨之后,你就會發現,什么蕓蕓眾生,喜怒哀樂,都不過是過眼云煙罷了,死了一個人是死,死了一個世界的人也是死,那一個宇宙的人,怎么就不能死了呢?還是說,你覺得,一個世界的人,就比一個宇宙的人,要來得高貴呢?”

    靈之至高神語氣很淡,仿佛置身事外的縹緲神人,又仿佛少年犯錯過后與他談心的長輩,語重心長,一副我為你好的模樣。

    蕭雷瞇眼盯著他那張儒雅隨和的臉,忽然忍不住低頭無聲的笑了起來,漸漸的,笑容越發的猙獰,他忽然覺得,手中緊握的那一卷賬簿,有千斤重,而自己來到這里所做的一切,是那么可笑。

    可笑至極。

    主謀也好,為虎作倀也罷,干了這種喪盡天良的勾當,竟然還能如此理直氣壯地反過來教育人?

    更可笑的是自己竟然還試圖跟這種貨色講道理?

    想必于神議會那些不死不活的至高神,眼前這兩個修為完好無損甚至比起尋常至高要更甚一籌的家伙,才是真的該死。

    那家伙似乎覺察到了蕭雷的異樣,不再言語,只是稍稍往后退了一步,臉上依舊是那副儒雅隨和笑吟吟的表情。

    一旁身披重甲的魁梧漢子明顯也覺察到了眼前這少年的不對勁,頓時神情凝重,如臨大敵,他掄起手中巨錘,無數湛藍雷蛇巨錘之上迸發而出,發出滲人的嘶嘶聲,縈繞在披甲的魁梧大漢身上,也許是手中巨錘給了他力量感,這魁梧漢子臉上的忌憚少了幾分,厲聲喝道:

    “蕭雷小兒,你根本不明白自己面對的是什么東西,現在滾出去還來得及,否則上尊震怒,就算你身后有高階宇宙強者相助,也無濟于事,還不快滾!”

    紅袍小女娃不知何時將那翠綠樹枝別在腰間,自己有模有樣的雙臂環胸,站在蕭雷旁邊,瞪大著那雙水靈靈的大眼睛,百無聊賴的望著天空發呆,嬰兒肥的可愛小臉蛋上寫滿了生無可戀四個大字,如果不是事先跟蕭雷有過約定,就這兩個貨色,在他們到的時候就已經是死人了,說不定連他們背后的老大也一并消滅,現在兩個人已經回到了泛大陸,哪還用在這里跟他們廢話這么多。

    想到這里,年僅七歲的南嘉魚望著灰白的天空重重地嘆了一口氣。

    “哎,我七歲,我好累。”

    不過轉念一想,師弟境界還不太高,做事還不夠利索,可以理解,自己做大師姐的,還是要多擔待嘛,對吧?要不然,師父干嘛讓自己帶著小師弟走這一趟啊?

    還不是看自己是大師姐,要多照顧照顧小師弟。

    想到這里,小南嘉魚不由得嘿嘿笑了起來,嬰兒肥的白白嫩嫩小臉蛋上,寫滿了驕傲。

    “知我者,師父也~”

    手★機★免★費★閱★讀★請★訪★問 ↑半畝方塘書院↓『m.tusuu.com』
上一頁返回目錄 投推薦票 加入書簽下一頁
捕鱼赢现金可提现